荷包网 > 高辣文 > 爱情现在式 > 爱情现在式第6部分阅读

爱情现在式 爱情现在式第6部分阅读


    “你当我白痴吗乾脆一点,你把她放回来,等我确定她没事后,届时地点、时间随你挑,我一定到,而且是一个人。然后你想要怎么让我死,随便你。”

    “我要是放了人,到时候你不来,我又得麻烦一次。”

    “你放心,我一向是个乾脆的人,你以为我会逃走,然后带著妻小在恐惧里度过下半生我不想那么麻烦。我在道上坏事确实做了不少,可是你应该也知道,我向来守信。只要是谈妥的事,我从不反悔。难道你信不过我吗帮主”

    “你知道是我”对方似乎很讶异。

    “当然。如果我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我在道上不就白混了。我还知道你本来打算出一仟万找人动手,后来也有人出了一仟万,所以你才亲自出马决定自己赚另外的一仟万,顺带把你原来要花的一仟万省下来。我的消息来源,很正确吧帮主。”

    “你果然有一套,如果你当初没有杀我义弟,我可能会考虑跟你成为兄弟。不过,你得罪的人也太多了点,想杀你的不只我,就算我放过你,别人也不可能放过你。”

    “别废话了。信得过我的话,就放了我的女人,说个时间、地点。”

    “好,就一句话。再过半个小时,她就会到家了。时间就今天晚上十点,基隆外海,你到港口码头自然会有人接应。我给你一天时间,让你跟你的女人交代遗言,算是够意思了。”

    “我有一个要求,我要见见花一仟万买我性命的人,既然横竖要死,你应该不介意,让我死得明白点吧这点要求,应该不过分。”

    钟阒心里打的是另一个算盘,他根本不愿意再多花时间调查,就可以一网打尽。

    “好,我敬你够带种,他晚上会到船上帮你送终,我想他应该会很高兴,能亲眼送你上黄泉路。其实现在告诉你也无妨,他跟你一样姓钟,你多少猜得到是谁了,你得罪几个姓钟的,自己心里应该有数吧”

    是钟开文吗大概是。走到这个地步,钟开文也别怪他不顾情面了。

    “我会准十点到。”

    “记住,别想玩花样,否则下一次再让我抓到你的女人,就不会毫发无伤还你了。”

    “我没那么笨。”钟阒挂了电话后,在沙发上坐了几分钟,才起身敲了楚楚的房门。

    姜羿开了门,看是钟阒就直接走出来,再把房间门轻轻关上。

    “有消息了”

    “乐乐等一下就回家,我也该回去了。如果方便,下午四点麻烦你跟楚楚到我家一趟。”

    “没问题。”

    钟阒点了点头,转身打算离开,姜羿的问题暂时留住了他的脚步。

    “他们有什么要求乐乐不可能这么简单就被放回来。”

    “下午到我家,我会告诉你我的打算。”他背对著姜羿,说完话后迈步离开。

    他才刚踏进家门,就看到张妈慌张的在客厅门口来回踱步。一看钟阒进屋,她的表情如获大赦般明显放松了。

    “先生,早上我一到,就看见太太倒在大门口,我把太太扶进房间了,也打过电话请医生过来,可是电话才刚打没十分钟,医生还没到。”

    “你在这儿等,我先上楼看乐乐。”

    走进卧室,乐乐静静地躺在床上。钟阒疾步往前,走至床边坐下。

    “乐乐,乐乐”他试著想把乐乐叫醒,沉睡的乐乐却没有丝毫反应。

    看样子,他们喂乐乐吃安眠药了。他接著检查乐乐身上,有没有受了其他外伤,除了手腕上的瘀青,没其他明显伤痕。

    他凝视乐乐睡得沉的脸,不禁以手掌抚摸她细致柔嫩的脸颊,昨晚他想了一夜,经过这次事件,他体会到,若不能彻底断绝过去的恩怨,他跟乐乐不可能有平静幸福的未来。他不要他们日后,得随时防范不可知的人为“危险”,他不要乐乐过那种日子。

    最近,他开始渴望简单平静的日子,渴望跟乐乐过那种单纯的日子。

    说来可笑,回到老家的这段日子,有乐乐陪在身边,每天跟乐乐的生活,简单到近乎单调乏味。然而也是在这种规律单调的日子里,他才发现,原来他以为重要的东西,事实上之于他,一点意义也没有,譬如他努力了十六年的目标“总擎”。

    yuedutextc;

    爷爷的心血早就空有其名了,花了这么多年心思,不过换来一切重新开始,而真正对他有意义的,反而是这栋早没人住的大屋,因为里头有他童年的回忆。

    另一个对他具有实质意义,就是乐乐了。她让他十六年的孤独,消失无形;也让他重新检视自己的生活、重新定义生活价值。

    某一方面,乐乐用她的单纯,让他看见自己生命里的贫乏,让他看见自己遗忘了好久的能力爱人也被爱。

    十六年来,他以为只要夺回总擎,他就会快乐。可是那天走出股东大会,他的心里除了一个填不满的空洞感,再没别的。

    可是当他想到乐乐,那种无法形容的空洞感,竞在瞬间消失了。

    那一刻他就知道了,他不能失去她谁都别想伤害乐乐,他不会允许的

    这一生,他从未如此明白的确信,自己即使拚了生命,也要捍卫一个人,就算要他赔上性命,为了乐乐,他都心甘情愿。

    也或许他真正想捍卫的,是他好不容易得到的、睽违已久的家庭幸福,因为乐乐是这么多年来,唯一让他有家的感受的人,所以他不会、更不允许有人伤害乐乐。

    钟阒由乐乐的唇上要了一个深吻,依然沉睡的乐乐,对这个吻完全没有感觉,因而不知道,钟阒放了多少情感与不舍在这个吻里头。

    再留恋地看了乐乐几分钟后,钟阒为乐乐重新盖好被子,便起身退出卧室,进了书房。

    他有太多事必须在姜羿他们来之前完成,尽管他不认为他会出什么事,但为防万一,他不要他可能的离开,造成身边人的困扰,所以很多事,他必须先交代清楚。

    他由抽屉拿出这段日子写下的手札,大部分都是关于总擎目前的状况、已施行和未施行的重整计画、可能会面临到的问题、大致的解决方针除了手札外,他还将早就预立的遗嘱备份也拿出来,遗嘱正本在律师那边,他将这些东西全装到一个牛皮纸袋,封了起来。

    一会儿,他拿出纸笔,想写一封信给乐乐。正打算下笔,张妈就敲了门,大概是医生来了。

    医生对乐乐做了详细检查后,转头问钟阒:“她平常有吃安眠药的习惯吗”

    “没有。”

    “看情况,她吃的安眠药不多,只是因为她没有服药的习惯,加上身体比较虚弱的关系,所以对药物的反应会比较大,让她睡一睡醒过来应该就没事了。”

    “对孩子会有影响吗”

    “如果她醒过来,没有其他不舒服的症状,就应该没事,要是真的不放心,到时候可以再到医院做详细检查。”

    “谢谢你,麻烦你跑一趟。”

    “哪里。”

    “张妈,帮我送医生。”

    医生走后,他在卧室站了一会儿才离开。再次回到书房,他开始动手写信。

    不到下午四点,姜羿、楚楚还有姜绫三个人就到了,而小新则比三个人早到了十分钟。

    客厅里,钟阒拿了两个牛皮纸袋,交给姜羿。

    “你有什么打算”姜羿第一个开口,暂时将钟阒给他的两个纸袋,搁在客厅茶几上。

    “我跟对方约了今天晚上十点,在基隆外海碰面,我一个人去。”

    “你要一个人去”姜羿跟小新几乎是同时出口,只不过姜羿的口气比小新要来得平静多了。

    其实姜羿多少有想过,钟阒可能会有的动作,从钟阒早上说话的口气听来,他就有预感,钟阒应该有打算要做些什么。

    “对。”

    “阒哥,乐乐都回来了,你为什么还要去冒那个险这种事交给我们就好了,你何必要亲自出马”

    yuedutextc;

    “他们要的人是我,如果我不是一个人出现,一定见不到他们。这么一来,我就没办法一次解决我的麻烦。你们放心,我自然有我的打算。”

    “阒哥,我觉得你一个人去,真的太危险了。而且,青龙帮帮主会找你麻烦,全是因为我,人是被我做掉的,为什么要你”

    “小新,别说了,事情没有你想的单纯,总之我决定的事就这样,别再说了。”

    “姜羿,我们单独到书房谈,可以吗”

    他点点头,跟著钟阒上楼。

    第九章

    书旁的沉重大门一关上,钟阒便直截了当开了口:

    “如果明天早上十点前我没回来,就表示我不会回来了。那两个牛皮纸袋,大的那个是要给你的,小的纸袋就拜托你帮我交给乐乐。”

    “你要给我的袋子里装什么我可以先知道吧”

    “多半是一些手记,你到时候看了就知道。如果我没回来,我希望能由乐乐接手总擎,当然一开始,要乐乐一个人独当一面,确实不太可能,所以我想拜托你,从旁协助她,有你的帮动,加上我拟定好的计画。我想乐乐应该能有一番作为。这阵子,就我对乐乐的观察,以她的学习能力看,她顶多是在接手总擎的前几个月会手忙脚乱。”

    钟阒笑开了,因为想起乐乐在办公室里认真的模样。这阵子从他跟乐乐共事所得的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为乐乐感到骄傲。

    她是个非常聪慧的小女人,外表虽然柔弱,却蕴涵让人惊异的韧性。

    “我应该佩服你,在这种时候还能笑得出来吗”

    钟阒摇头,没将刚刚的想法说出口,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详细作战计画”姜羿的口气,半是挖苦、半是忧虑。

    “没什么太过详细的计画,你注意到那双鞋吗”钟阒指了指放在桌边的黑色皮鞋。

    “那双鞋子里头有遥控定时炸药,我一到码头就会启动定时器,四十五分钟后,鞋子就会自动爆炸。我会在上了船之后,见机行事,除此之外,我没其他计画。”钟阒说得轻松。

    “你能不能再考虑看看应该有其他办法。”姜羿想劝他打消“送死”的念头,在他眼里,钟阒的行为与送死无异,他一个人去,而且还是在基隆外海上,孤立无援的他能有多少胜算

    “这是唯一最好、最彻底的方法。”

    “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姜羿怎么想就是不懂。

    “我得罪的人太多了,为了我跟乐乐能有安稳的将来,我必须这么做。这次的事,除了牵扯到以前我在道上结下的恩怨,还牵扯到我伯父,他花了一仟万请人要我的命。我猜他的想法是我死了以后,总擎理所当然就能回到他手上。总而言之,对于这些新仇旧怨,我想一次解决。”

    他将钟阒的坚持与固执看在眼里,明白他想说服钟阒打消念头的可能性有多低。

    “我说什么,大概都阻止不了你,对吧”

    钟阒以沉默代替答案,突然他想起另一件该交代的事

    “医生早上来看过乐乐,目前乐乐应该没事,我不知道他们喂乐乐吃了多少安眠药,如果我没回来,万一乐乐醒来后,还有不舒服的情形,请你务必让乐乐到医院做检查。”

    “你既然这么关心乐乐,为什么还要拿自己的生命冒险要是你出事,乐乐会有多难过你忍心丢下她一个人”理性说服不成,姜羿试图做最后一次柔性劝阻。

    “就因为我关心乐乐,在这个世界上我唯一关心、在乎的,也只有她了,所以谁都不要有伤害乐乐的念头。你放心,我会想尽办法回来的,为了不让乐乐难过,我一定会回来。我现在跟你说这些,只是以防万一,我会回不来的机率,不比零高多少。”

    “想尽办法回来你想怎么回来穿著你的鞋子炸死所有人,然后一个人由基隆外海游回来如果这就是你的打算,我倒觉得,应该是你会回来的机率,不比零高多少才对。”

    他发现,钟阒固执起来,实在不比牛好到哪儿去。

    “我绝对会回来,因为我不想错过自己的婚礼。”他对姜羿的话,不做任何反驳,只以简短一句话作为结束。

    yuedutextc;

    如果这么有把握会回来,又为什么要准备这些“后事”姜羿忍不住叹息,但他或多或少能懂钟阒的想法,假使是他,他也会想要“永绝后患”。

    只是这场对决,要拿自己生命下注,筹码会不会太高了点

    乐乐到隔天早上九点多才醒过来,她迷迷糊糊地,一下子还想不起来发生什么事。花了一点时间,才记起在婚纱店里的事,只不过后来的事,她根本没印象了,就连怎么回来的,她也不知道。

    但当她醒过来,所有人都在,甚至连小新都来了,却独独不见钟阒时,她的心有点慌。

    “阒呢”乐乐看著姜羿问。

    “他有事出去,中午以前应该就会回来。”

    “喔。怎么大家都在”乐乐的头依然觉得昏昏的。

    “还说呢我们都快被你急死了。”姜绫说。

    “我怎么回来的”

    “钟阒花了一大笔钱,把你赎回来的。”姜羿简单的回答了乐乐的问题,就目前而言,这个答案是比较合理,且较能说服乐乐的。他想,等钟阒回来,再由钟阒自己对乐乐解释。

    至于其他人,则没一个想拆穿姜羿的谎话。

    “很多钱吗”

    “等钟阒回来,你再问他吧,我们也不清楚。”

    气氛有一些沉闷,直觉告诉乐乐,他们似乎瞒了她什么,可是她也明白,从他们口中,大概问不出什么,看来只好等钟阒回来再问了。

    四个人陪著乐乐,一直等到等到中午。

    钟阒,终究还是没回来。

    姜羿不愿去想,钟阒已经出事的可能性,虽然钟阒走之前,一再交代,如果到早上十点前,他还没回来,就要把事情都告诉乐乐,可他仍抱著一丝希望,希望钟阒只是迟到了。

    吃过中餐后,五个人全到客厅看电视,乐乐习惯性转到新闻台,正巧传来一则新闻

    “昨天深夜基隆外海一艘渔船,发生不明原因爆炸起火燃烧,目前得知的消息是无人生还,船上究竟有多少人,为什么会爆炸起火,警方还在调查中,有进一步消息,记者会立刻为您做连线报导”

    记者播报的声音持续传来,但其他四个人早已听不见新闻内容。

    四个人对望许久,乐乐的眼睛则仍专注在电视上。最后,是姜羿拿遥控器关了电视。

    姜羿突如其来的动作,让乐乐一头雾水,可是当乐乐看见小绫、楚楚、小新三个人,全一脸为难地看著她,一种不好的感觉顿时朝她袭来。

    迟疑延续了几秒,姜羿决定向乐乐说清状况。

    他花了十几分钟对乐乐解释状况,乐乐的脸色随著姜羿的解释而凝重,当姜羿说到刚刚那则新闻,播报的应该就是钟阒的消息那一刻,她所有的感觉只剩“天旋地转l的混乱慌张。

    “钟阒说,如果他回不来,就把这包东西交给你。”姜羿拿出自昨晚钟阒出门后,就被他收在茶几底下的小包牛皮纸袋,交到乐乐手里。

    空气显得十分沉重,没人说话。

    乐乐接过姜羿递过来的纸袋,发了好久的呆

    没人去注意时间过了多久,终于,她颤抖著手打开牛皮纸袋,拿出来的是一大包糖果,还有一封信。

    看到那包糖果,她悬在眼眶的眼泪,完全留不住的滴出眼眶。

    她用发颤的手,想将那封摺叠好的信打开,可是这个简单的动作,她却花了好几十秒,还无法顺利完成

    yuedutextc;

    在乐乐身旁的姜绫看不过去,想上前帮乐乐打开那封信,但姜羿伸手挡住了,他对姜绫摇头。

    乐乐:

    如果你能看到这封信,那表示我又一次跟你失约了。

    我不想说对不起,因为这三个字对你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写这封信时,我作了最坏的打算,我假设自己再也回不到你身边,假设我跟你无法相守一辈子,光是这种假设,就让我觉得心好痛。

    一个大男人对你说,他的心好痛,会不会让你看不起

    我其实不是真认为我的假设会发生,此刻我还在想,等我回来,我会亲自把这封信,跟这包糖果交给你。然后亲口告诉你,一切只是我无聊的假设。

    但是,如果是姜羿把这封信交到你手上,那表示我的假设,很不幸成真了。我再也回不来、再也照顾不到你了,这种想法让我很痛苦。

    所以,若是姜羿把信交给了你,乐乐,请你相信,我完全能体会你的痛苦,也请你相信,我绝对不是故意让你痛苦。

    我答应过你,要让你一辈子再也不吃糖了,可是这种时候,我所能想到的,就只有送你一包糖果,如果心很痛,就吃一颗糖果吧。

    这一大包糖果,你要慢慢吃,每痛一次就含一颗,慢慢地痛苦就会缓和、慢慢地你就会忘记痛苦,然后慢慢地你就能把我忘记。

    就是这样,乐乐,如果我回不来了,我要你把我忘记,对一个总是跟你失约的男人,不要浪费太多记忆空间,因为不值得。

    还记得前些日子我告诉你的话吗你可以生气、可以愤恨,那些情绪会让你有继续的力量,可是眼泪只会让你使软弱,没别的帮助。

    请你不要为我哭泣,你要用力生我的气、要用力恨我,要用这些情绪力量继续你的人生。

    我告诉过你,当我不在你身边时,我希望你能坚强,能为需要你照顾的人坚强。乐乐,你不需要记得我,但要记得我告诉你的这些话。因为你有必须照顾的人我们的孩子,还有你自己。

    我从来不相信来生、灵魂这些说法,可是现在当我想到,我可能再也回不来了,我竞希望这些说法是真的。

    我不期待来生还能跟你相遇,因为这一生我总是让你痛苦,我给你的痛苦,比起我给过你的快乐,多太多了如果来生还是同样的状况,我情愿我们别再相遇。

    但是如果人死后有灵魂,乐乐,我很期待我的灵魂能守在你身边,以另一种方式照顾你。

    要说的话其实很多很多,可能花一辈子也讲不完、写不完,可是说实话,我的重点只有一个:我希望你能照顾自己、能过快乐的生活。

    我想,我的信就写到这儿,其他关于我留下来的遗产、以及总擎,这些琐碎的事,我已经拜托姜羿了,他会找时间告诉你。

    最后一次告诉你,我爱你。

    阒

    看完信,乐乐的双眼,已经模糊得分不清,是眼泪让她看不清楚那句“我爱你”,还是滴在信纸上的泪水,模糊了钟阒的字迹。

    她想起钟阒那晚抱著她说那些话的样子、想起他在办公室对她严格摆脸色的样子、想起他说过不会再离开她时的认真、想起他在高雄紧紧抱住她,求她跟他回台北的样子、想起他们约定,这辈子再也不吃糖果了

    他失约了、他失信了,为什么他一次又一次对她食言、一次又一次让她上了天堂,又掉到地狱里她恨他、恨死他、恨死他了

    “钟阒,我恨你,我真的恨你”乐乐喊出声,所有人对乐乐激动的反应,都吓了一跳,她将钟阒的信揉成团丢到墙角。“既然你要我恨你,我就如你所愿我恨死你、恨死你了”

    一会儿,乐乐脸上的眼泪止住了,她拆开那一大包糖果,掏出一颗糖丢进嘴里。然后,对其他人说:“我到院子走走,十五分钟后回来,不要担心我。”

    姜绫好奇地将墙角边的那团信纸摊开,看完信后她哭了,为钟阒哭、为乐乐哭,更为乐乐彻底“实践”钟阒的交代而哭,这时候她才明白,乐乐有多痛苦

    乐乐真的好爱、好爱钟阒,爱到情愿痛苦,也要假装坚强、爱到明知做不到,也要努力去恨钟阒,一切就只因为钟阒告诉她用这种方式,她的人生才能继续。

    好傻的乐乐,也好让人心疼

    yuedutextc;

    乐乐走进院子,坐上钟阒前些天才为她架好的秋千架,荡了起来。

    那时候,她记得他说:架一座秋千很容易,可是若要植一片向日葵花园,就有些费事。

    他打算两年后买一块地,帮她盖一座花园,他会特地请人在花园中央盖座圆形舞台,一座刚好放得下一架钢琴的舞台,然后她就能如愿在遍满花香的空气里,开无数场美丽的音乐会。

    他还说:到时,她的第一场音乐会,只能有一个听众,就是他。他要她单独为她演奏,他要做她唯一的特别听众。

    架设秋千那个午后,天气清朗,他陪著她荡了一下午秋千,聊了一下午

    她人在秋千上,跟著回忆荡了十几分钟。乐乐心里其实很明白,钟阒不会回来了,因为他不是个会让人担心的人。

    可她就是没办法相信,前天还跟她一起讨论婚纱款式的他,真的就这样不回来了。她宁可怀抱一点希望、一点期待,她不要就这样相信,钟阒走了

    有可能他只是闹著她玩,有可能他只是想吓吓她,想测试他对她的重要程度、想处罚她没有一次就答应他的求婚她真的宁可这样想、宁可这样骗自己。

    回到屋子里,她对一屋子望著她的人说:

    “我要等钟阒七天,如果七天后他还不回来,我就承认他死了。”说完,她根本不等其他人的反应,直接上楼,将自己锁进房间,待了一下午。

    七日之后。

    钟阒依然没有消息,这些天姜羿雇了好几个船家,二十四小时在海上搜寻,却毫无斩获。

    乐乐抱持的最后一点希望,也逐渐随时间过去而消逝。

    后来小新私底下告诉她,钟阒穿的那双鞋鞋底,里头的特制火药要炸沉一艘大船,根本就是轻而易举,更别说船上的人了。如果钟阒能回得来,出事当天他就一定会回来。他们再花多少时间,都注定要徒劳无功。

    现在道上都在传,钟阒跟青龙帮帮主,还有几个青龙帮的重要核心分子,全同归于尽了。

    这天下午,天气特别好,炙热的阳光彷佛能将皮肤烧伤,这样的好天气,却跟她的阴暗心情,成了强烈对比。

    他们几个人在基督教公墓里,为钟阒举行了简单的葬礼。

    看著新造的坟,大理石墓碑反射阳光热度,显得特别刺眼。

    虽说是钟阒的坟,但事实上入土的,不过是钟阒的几件衣物,他的遗体根本找不到。

    蓝色的海大得无边无际,也许钟阒早就打定主意,要住进那片无尽的汪洋里,因为他居然狠心到,连一片尸骨残骸,都不愿让她找到。

    七天来,她跟著船家在海上搜寻,带著绝望又怀著希望的矛盾心情,在海上过了六个白昼。

    每天,她都希望能找到什么,却又矛盾的希望,什么也没找到,这样她就可以假装,他有可能还活著

    “乐乐,走了吧。”楚楚拉了她的手,轻声说。他们陪著乐乐站在太阳底下,已经足足一个小时了。再这样下去,乐乐的身体一定会撑不住。

    “你们先上车等我,我想单独跟他说几句话,好吗”

    “顶多再十分钟,不能再久了,再继续站下去,你绝对会中暑。我们到车上等你十分钟,超过时间,我就会过来带你。”姜羿强制地下了命令。

    这几天乐乐吃得少、睡得少,要不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大概会彻底荒废自己的身体。

    “好。你们放心,过了今天,一切就会恢复正常了,我保证。”乐乐抬头对姜羿微笑。

    他点了点头,表示相信乐乐的话。

    就剩下她一个人了,她蹲下身,抚摸墓碑上新刻的两个字钟阒。

    “你一定是早就有打算、早就计画再一次离开我了,对不对一定是这样是我太笨,明明有感觉,却又宁愿骗自己,以为这一次会有不同。我问了你好几次,你是不是有事没告诉我其实我早就有预感了”

    yuedutextc;

    乐乐停顿了一下,表情很遥远,手仍无意识地抚摸著墓碑上的名字,没多久,她继续说:

    “以前我参加过几次葬礼,但总觉得死亡是件离我很遥远的事,我完全不能想像,死亡能带给我的悲伤,会有多深刻”

    她的表情很茫然,但才一下子,她的语气不同了,有著好浓的责备。

    “为什么你老是要这样欺负我没认识你之前,我不能想像心碎的感觉,认识你之后,你毫不客气地教会了我,什么叫心碎,我真的很笨,一次教训不够,还给自己找了第二次教训。

    以前我不懂心碎,你就教我心碎;现在我不懂死亡,你居然用你的死亡,拉近我跟死亡的距离。

    这几天我在海上,老想著,我上辈子是不是很对不起你所以这辈子才让你这样折磨我你这个混球、浑蛋,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我宁愿你离开我、宁愿你娶别的女人,这样至少你还活著,至少我可以期待总有一天,我还有遇见你的可能、还能见你好好的站在我面前

    可是现在,你居然连我这么卑微的期待,都要狠心剥夺这次你真的太过分了

    你以为恨你很难吗在你选择用这么恶劣的方式对我之后,要恨你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了

    现在,我要明白的告诉你,我纪乐萱再也不会傻傻地任由你欺负了

    而且为了报复你的无情,我不会再到这里看你,你更不要期待我会在你的忌日时,带你的,不对,是我的儿子来看你。没错,超音波照出来是个男孩,我一直没告诉你。

    所以,你听清楚了,我的儿子、还有我,都不会再来看你。这就是我给你的处罚现在你终于知道,我有多恨你了吧你这个傻瓜、白痴、浑蛋,居然敢用死亡的方式离开我

    你放心,我会很快乐地活著,不会再为你掉一滴眼泪。或许吧,等哪一天我不再恨你、对你没有丝毫情绪了,我才会考虑再来看你,也会考虑带我的儿子一起送束花给你。“

    她终于把话都说完了,低了头,她在冰冷的大理石墓碑上、在钟阒两个字上头,印了好久、好久的吻,再抬头时,她今天的第一滴、也是唯一一滴掉出眼眶的泪,跟著落入钟阒两个字的刻痕里,阳光让眼泪反射出七彩光线。

    “我知道这一次是真的再见,我们真的不会再相见了。我会努力做个不让你担心的女强人,就这样吧。大家都在等我,我得走了。”

    她站直身,毫不留恋地离开钟阒的新坟。

    尾声

    六年后 台北总擎 总部

    桌上的内线电话响了两声,她立即按下免持听筒播放键。

    “总裁,您的公子跟姜小姐已经到了,现在在会客室等您。”

    “谢谢,我等一下就过去,麻烦你先送两杯果汁跟一些点心过去。”挂断电话,她花了几分钟批过两份重要文件,才离开办公室。

    一踏进会事室,五岁大的钟绍崎马上冲进她的怀里。

    “妈咪,我好想你。”

    她费了一点力气,才抱起长得比同龄孩子还要高些的儿子,笑著说:

    “小崎又长大了喔,妈咪快抱不动你了。”

    “没关系,小崎要赶快长大,以后换我抱妈咪。”

    孩子的话,加深了她的笑容。

    “小绫,谢谢你带小崎来,过几天我会送他回高雄。”

    “妈咪要我问你正确的时间,你知道的,她可宝贝这小子了。”

    “小崎这次想陪妈咪几天”

    yuedutextc;

    “五天好了,我很想留下来一直陪妈咪,可是姜奶奶会很想我,一想我,她就会叹气。”

    “好,那就五天吧。”

    她抱著小崎,坐上沙发,一下子会客室的空气莫名地凝结起来。

    她看著孩子黝黑的大眼、直挺的鼻子,还有深刻得不似东方人的五官,不知不觉叹了口气。

    “乐乐,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已经是姜绫听见乐乐叹息的固定反应模式了。

    “我很好,真的。”

    “不,你一点都不好,已经六年了,花六年的时间纪念一个死去的人,太久了。你过了六年没有自己的生活还不够吗总擎现在的状况真的够好了,不需要你再这么没日没夜的拚命,女人的青春有限,你总要为自己想想吧”

    “小绫,我真的没事,你不需要为我烦恼。”

    事实上,某部分的她是真的好了。诚如小绫讲的,花六年的时间纪念一个死去的人,是太久了点。

    而她,说穿了,不是在纪念死去的人,而是在学习走出她跟钟阒共有的那些甜蜜、学习将那堆记忆沉淀,等待有一天能将所有风乾的心情上锁。

    然后,她心上才能有多的位置空出来,也才容纳得了另一个可能会出现的人。

    昨天以前,她还有些骄傲,这阵子她似乎看见心里逐渐空下来的位置多了。可是一件无关痛痒的新闻播报,立刻粉碎了她无知的骄傲那个在加拿大新崛起的华裔电子新贵,那双眼睛像极了钟阒。

    真的像极了

    只是一双眼睛,就足以让她明白,她以为已经空下来的位置,原来只是她的幻觉。

    可是,也正因为如此,她更体会到,除了她之外,再没有别人能帮得上她。所以,她下了决心,要以更彻底的方式走出过去,继续她的人生。

    “姜大哥上次说,要帮我介绍一个好男人,还算数吗”乐乐问。

    “你答应吗”姜绫听乐乐这么一说,反而有些怀疑。

    “嗯,你说得对,六年足够了。所以我想,如果姜大哥上次说的那个人还没跑掉的话,大家可以约个时间吃饭。”

    “真的”姜绫却迟疑了起来,因为老哥说要介绍的对象,昨天她透过新闻画面看到时,还吓了一跳,乐乐现在的同意,让她开始担心起来

    “那个人昨天接受新闻访问,你昨天应该有看新闻,就是那个电子新贵。”

    “喔,是吗我有看到新闻,如果可以,就请姜大哥帮我约时间。”

    “你不觉得他他的眼睛很像”

    “像钟阒吗”乐乐接下姜绫的话。“是很像,但是没关系,大家只是先做朋友,其他的事再说吧。”

    “你既然这么说,就这样了。”有时候,姜绫觉得越来越不了解乐乐。六年来,她变得更成熟、更坚强、更干练,却也更复杂了,眼前的乐乐十足是个标准女强人,也是个让人越来越猜不透的女人。

    她原以为乐乐会因为对方像钟阒的特点而回避,为免“触景伤情”,然而乐乐的反应,却漠然的让姜绫心惊唉,也许这就是成长吧。

    会客室的内线电话响起,乐乐习惯性地按下播放键。

    “总裁,下午约好要来访问的周刊记者已经到了。”

    “麻烦你带她到我的办公室,我马上过去。”

    “小绫,你带小崎到附近逛逛,我大概一个小时就会结束访问。晚上一起吃饭,吃完饭我们再去看场电影。”

    “好,你忙你的,等你有空了,再拨我的手机。”

    yuedutextc;

    目送小绫跟小崎后,她在会客室独自坐了两分钟

    出了这扇门,她告诉自己,一切都得不同了。

    持续了六年的悲伤,她决定在今天划下句点,今天,是钟阒满六周年的祭日。她决定到钟阒的坟上,送一束花,也该是时候了。

    才推开门一踏进办公室,她挂在办公室窗边的风钤同时响起。

    她不著痕迹看了风钤一眼,花了几秒低头微笑,心里想著,也许钟阒正跟她道别,这是专属于他们的默契风钤的声响。

    “再见了,我的爱。”她在心里低语,现在这个坚强的她,应该能让钟阒觉得骄傲而放心了吧。

    当她再度抬起头,迎上的是正回头看她的女记者,她向对方点了头之后,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位置上,开始了一小时的访问

爱情现在式第6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974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