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一段奇异的乱囵 > 一段奇异的乱囵第12部分阅读

一段奇异的乱囵 一段奇异的乱囵第12部分阅读


    看着她微笑道:“你等着吧,会给你一次大的享受。”

    她不再说话,看他干什么。只见他脱下衣服,他的荫茎已经剑拔弩张。他把一个避孕胶代袋套在头上,卷至竃头根便停止,又拿一个套至中部便停止,然后把一个粗橡胶环套至玉柱的根部,那环的上面有一个柔软的突起,约有黄豆大小,最后再拿第三个避孕袋从头一直套到根部。

    她一看,大吃一惊,他的玉柱本来就很粗大,而她那未生育过的荫道却十分紧窄,平时进去已经使她觉得很胀,现在又加粗那么多,而且还有那几道环,不知道他究竟玩的什么把戏。

    他准备工作做完,便动手为她脱光衣服,亲吻了一会儿,便说:“亲爱的,这是根据西门庆的经验又加以改进的新方法。”说着,与她拥抱在一起。

    她这时又兴奋又急切,希望尽快体会西门新法,嗳液源源涌出。他开始轻轻进入,刚进去一点,她便感到十分充实,但又觉胀得难受,待他进到一半时,顿觉阴中电流激射,她的身子不由一阵颤栗。

    司马伟说这是我那竃头上的一个环在刺激你的g点,g点是女性另一个很敏感的地方。他退出来再进去,反覆几次后,猛地一下进到最深处。

    “呀”慕容洁琼叫了一声。原来,只这一下,就使她整个荫道中都像通了强电似的,浑身颤抖。

    司马伟停下来再给她解释:“当我插到底时,同时有三个地方在刺激你荫道中的三个部位:头上的那个环到中间时先攻g点,继而攻你的最深处,那是平时难到之处;在竃头到达底部时,中间的那个点再次攻击g点;同时,根部胶环上的那个突起便攻到阴d。这便是一个周期,等我抽出来时,上述作用又可以重眩槐椋衷谀阋丫靼姿挠么a税桑俊br >

    她娇羞地微微颔首,表示明白了。从刚才初试那么一下,她便已领教其威力,不知是喜是忧。

    阿伟亲切地对她说:“小心肝现在你可以闭目享受了。”

    他轻轻地、缓慢地抽送,但已使她得到了平时所没有过的感受。分泌大量增加,她不由自主地呻吟着,身子也开始扭动。

    他见她已经适应,就逐渐加快了速度。天哪,她好像一下子坠入了万丈深渊,身子似乎飘起来了,那种触电般的感觉使她全身肉紧。要知道,女人的g点和阴核,在平时的性茭中是触不到的,现在这两个最最敏感的地方同时受到攻击,而且是那么的强烈,只觉得阵阵电流从荫道的各个不同部位同时发射出来,又传向全身的每一条神经、每一个细胞,她真有点受不了啦她大声地叫了起来,身子剧烈地扭动着、抽搐着,大声喊道:“上帝呀我不行了啊喔噢你”

    阿伟见她难受的神态与平时大不一样,也有些担心她是否能承受,便停止前进,问她:“妈咪,我停下来好吗”

    她立即叫道:“不要停舒服快动,快亲爱的”

    他很快又动了起来,速度比刚才还快、还猛。

    美女洁琼大声嘶叫不止,身子也弓了起来:“上帝我我要死了我我”。触电的感觉更加强烈,几乎要窒息,心在狂跳,真的不能再承受了,她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求他停下来。

    他停止了,她的身子还十分肉紧,不停地颤抖着,之后,便没渐渐地软了。他抱着她亲吻,柔声向她道歉,说不该用这个方法折磨她的。

    她吻他一下,少气无力地笑着对他说:“不,不要这样说,这个方法真好,是空前的享受,怎么能说是折磨相反,这却是我求之不得的呢我说过,我是不会认输的。刚才是因为我有些喘不过气来,等我休息一会儿,再来一次,行吗”

    他抚摩着她的脸庞说:“妈咪太有本事了,当年,西门庆用这个办法,好几个女人都是只用一次便举手投降,再也不敢用了。”

    她口里虽不言,心中却是不服的。休息了一会儿后,她让他再来一遍。这一遍,她已对这种强刺激有了思想准备,所以适应能力有所增强,而获得的快感自然也更大,她已连续获得了三次高嘲。

    她这三次高嘲,可以说是有生以来最最强烈的,产生的效果比以往十五次高嘲带来的还要大,所以在进行完第三遍时,她真的向他求绕了,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再干了,因为她这时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其实,这个方法确实是美妙无比的。可能是第一次尝试,有点不能忍受,估计用得多了,熟能生巧,自会悟出其中的乐趣和配合的技巧。

    这以后,他们每过几天,都要来那么一次,过过瘾,每次的遍数逐渐增加,目前已有六数之多。当然,这个方法却是不能天天用的,因为它带来的刺激太强烈,消耗体力也太大。

    每用一次,她都得躺在床上静养,至少一天起不了床,连坐起来都有困难,吃饭须要阿伟喂。为了让她快点恢复,就是当她要大小便时,阿伟也不让她下地,而是象侍奉小孩子抱起她,把住两,

    每想至此,她真有些“使人羞煞”的感觉,要知道,她是一个x欲很强的女子,平时,发生十几次高嘲都是不在乎的。而现在面对这个方法,却有点“想虎色变”之感。可以想像,其他普通女人若用此法,其结果就可想而知,自然是难以承受得了的。

    洁琼心中讚道:啊,西门庆,你好生了得在性学问上,你可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应该称你“西门子”,真是令人佩服她相信,若西门庆生在当代,必能获“性学博士”的尊称

    有一次,司马伟陪她在在厨房做饭,突然心血来潮,找来一个高凳,放在锅台旁。他先坐上去,然后把她赤裸的玉体抱在怀中,将她的玉门套在他的玉茎上。她也觉得很刺激,便扭头在他唇上吻了一下,继续操作。

    随着她炒菜的动作变化,身子的上下移动和前仰后合,下面便自然抽动,这一进一出,比起床上的欢戏,更多几分情趣,令人十分陶醉。

    慕容洁琼扭头看看阿伟,羞晕满面,粲然一笑阿伟在她脸上轻吻一下,也会心地笑了他们都为找到一种新的方法而欢欣慕容洁琼故意大力地频频挥动锅铲,以增加体位变化的角度和幅度。他们高兴地笑着、耸动着

    她只顾欢乐,神飞色舞,竟忘记了炒菜,手中的铲子不再挥动,只是身子在上下耸动着。后来,她两眼紧闭、莲脸生辉,陶醉地呻吟起来,忽然手一松,铲子掉在地下,二人都未发觉。

    正当他们欲海沉浮、魂游情天、快感频频袭来之时,突然闻到了一股焦糊的怪味。原来,不知何时,锅里的菜已经变糊,还冒出了熊熊的火焰。

    yuedutextc;

    阿伟首先发觉,他赶紧用两手伸在她的腋下,轻轻将她的身子托起,拔出玉柱,将她放在地上。二人大笑着,去扑灭这场意外的火灾,这顿饭只好少了一道菜。

    在一个星期日的晚上,突然接到新加坡分公司的经理来我违规,举报我,说有一笔生意遇到了一些麻烦,希望总部立即派人处理。母子商议了一个晚上,感到事态严重,非阿伟亲自去处理不可。

    第二天一清早,阿伟便乘飞机去了新加坡。家中便只有慕容洁琼一人,她每天白天要到公司去上班,处理问题,每天晚上还要与阿伟通我违规,举报我,商议那边的事体。

    这种秩序,在她以前来说,本是习以为常的,但她现在却感到格外的忙碌和紧张,因为自从阿伟接手公司的事情以后,她真正体会到了无事缠身的轻松,现在一下子又要事事亲躬,自然是有些不习惯了,她好累

    阿伟已经去了近一个月了。

    她不怕工作的劳累,但却无论如何难以按捺对自己小情人的思念要知道,自从她与阿伟喜结情缘之后,意浃情酣、千怜万惜,花下月前、两情相悦,大有“恨不相逢未嫁时”之感慨。两人朝夕相对、行止与俱、耳鬓廝摩、同作同憩,时刻不能分离,现在一别二十余天,这让她这“新婚伊始、骤然分离”的思春少妇如何生受得了

    她寤寐思之,魂牵梦萦,在我违规,举报我中,又不好直接抒发自己的情愫,于是便给阿伟寄了一封挂号急件,只写了几句话:“枯苗望雨,魂祈梦请;绵绵热切,寸阴若岁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思君如百草,撩乱逐春生”

    阿伟接到信,思潮澎湃,也立即回了一封加急特别快信。信寄出后,他按捺不住对妈咪的思念,当晚即在我违规,举报我中告诉洁琼:“妈咪,我收到你的信了我也给你一封信,明后天就可以收到的我非常非常想念你”

    第三天,慕容洁琼收到了信,只见里面也写了几句话:“心驰神往,云情雨意眠思梦想,朝暮悬悬梦中不识路,何以慰相思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慕容洁琼哭泣着,立即给阿伟我违规,举报我:“阿伟,妈咪活不下去了事情一完,你就快点回来越快越好”这一夜,她失眠了她哭了一夜

    第四天的上午九点钟,阿伟终于回来了

    她穿上最漂亮的衣服,脸上淡抹粉黛,风致韵绝,亲自开车到机场去接他。阿伟一下飞机,就飞奔扑来。他们真想拥抱在一起可是,在大厅广众之下,他们都理智地抑制着自己

    放好行李,阿伟从后门进车。慕容洁琼没有立即到驾驰室,也从后门进去,关上车门,扑到阿伟的怀里,二人拥抱在一起她迫不及待了这个车装的是特种玻璃,从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情形的。

    “阿伟”她呼道。

    “妈咪”他呼道。

    他们拥抱着,抱得那么紧。接着,他们稍微分开一点,互相凝视着。

    “伟哥我的亲亲”她叫道,眼中满含喜悦。

    “琼妹我的心肝”他叫道,眼中尽是欢欣。

    “亲达达想死你的琼妹妹了”

    “啊我的洁妹,我的小心肝”

    二人的嘴猛地吻在了一起久久没有分离。司马伟紧紧抱着她,疯狂地吻她,用舌头舔遍了她的杏脸和粉颈的每一寸地方,手也伸进她的衣服中,在她丰满的酥胸上搓揉着。

    欲望之火在慕容洁琼的娇躯中流窜着,焚得她浑身颤抖她陶醉地呻吟着,秀目中喷射着迷人的欲焰,一只小手也伸进了阿伟的衣服中,忙乱地抚摩着,嘴里轻轻唤道:“伟哥哥我爱你我好想你呀我要快给我等不及了”

    阿伟还算清醒,他知道决不能就在机场上造爱,即使外面看不到车里的情形,而且警察不允许车在机场内停留太长的时间,很快就要来干涉。但他也深知,女子在欲火中烧时,如不能得到满足,是一刻也不能等待的他想出了一个使她安静下来的办法:以最快的速度使她得到一次高嘲于是,他轻轻掀开她的长裙,除掉那小小的三角裤,将娇体放倒在车后座上。

    她仍然在呻吟着,羞眼微闭,扭动着腰肢,两手在空中盲目地抓着,口中在不停地小声呼唤着:“伟哥哥我要快快”

    阿伟蹲在车座前,一手抚捏她的已变得十分硬挺的孚仭椒浚皇稚旖纫毫ちさ囊竦乐谐樗妥牛亲钭蠲舾械腉点,同时头俯在她的荫部,伸出舌头很技巧地舔她的阴d,速度越来越快终于,她享受到了分别后的第一次高嘲,大叫一声,身子瘫软了

    阿伟舒了一口气,在她的唇上吻着,一只手在她光裸的大腿上抚摸着,直至她的震颤停止,才帮她理好衣裙,又在她唇上吻了一会儿,然后下车,坐到驾驰室,开动了车子。

    车到家中以后,司马伟从前门下车,打开后门,只见她双目紧闭,嘴里仍然在呢喃着:“伟哥哥我还要给我嘛”

    其实,此时的司马伟何尝不是欲火中烧、急于发泄一到家,他在心理上也有些迫不及待了

    他拉着她的两手,使她直起身子。这时的她仍处在癡迷中,身子软软的倒在阿伟的怀里。阿伟搂着纤细的蛮腰,将她从车里拖出来,然后平托着她,快步走向卧室,将她放到床上,并以最快的速度,迅速脱光了她的衣服,自己也变得一丝不挂,一个是莺莺娇软,一个是气宇非凡

    疾风暴雨狂轰乱炸心摇神眩如醉如癡呻吟声与喘息声连成一片,声如贯珠,清越婉转

    yuedutextc;

    从上午十点钟直至翌日清晨九点,这一对久别重逢的恋人,始终搂抱在一起,身体连接在一起,一刻也没有休息,不停地造爱高嘲一浪接着一浪九点钟时,她在最激烈的一次高嘲中昏了过去。阿伟知道无害,便将她搂在怀里,一起沉沉睡去。

    司马伟从新加坡弄来一本春宫图式的小书,上面有男女作爱的几十种姿势,他们都一一试过。在各种姿势都极熟练之后,他们便在每次作爱前用抽籤的方法决定这次採用哪几种方式。

    另外,他们还从上次在厨房中作爱的经验中受到启发,发明一种新的方法,叫饮食交欢法。吃饭时,他们都脱去裤子和裙子,她坐在他的腿上,把玉门套在他的玉柱上,并且,他口对口喂她吃饭。这样,他们每吃一口饭,就能够上面一次吻、下面一抽送,令人心旷神逸。由于他们都舍不得很快分开,所以每顿饭都延续很长时间,还可以增加食欲,吃得很多。

    后来,阿伟买回来一部录像机,把他们用各种姿势做嗳的过程都拍摄下来,分类整理、剪辑。当然,他们决不会将它公开发行出售,而是作为他们爱情的永久纪念,并可以时时自我欣赏、自我陶醉。真是其乐无穷

    第二三回 情相系俊男丽母结仙篱 心相印英夫慧妻入妙境

    五年过去了慕容洁琼和司马伟如此亲密地过了五年多,互相的爱恋之情有增无减司马伟为拥了有世界上最美丽、最多情的白雪公主而骄傲慕容洁琼为终于投入到自己最钟情的白马王子的怀抱中而欢欣他们互相爱得那么深、那么专、那么诚,热情从来没有变。

    慕容洁琼的驻颜术颇有成效,无论身材、容貌仍然保持少女时的风韵,加上轻抹淡妆,益发动人。而且,自从与司马伟结缘后,她的性格又回到了青年时代的特徵,天真活泼、爱说爱笑、典雅潇洒。这一切,使她在人们的眼中,看起只像二十三、四岁。

    而司马伟,这时已经二十四岁,留了两撇小胡,越发英俊了。从外貌看来,不知道的人都说司马伟要比慕容洁琼长三、四岁。所以,有时候,阿伟还调皮地叫她一声“亲爱的妈咪小妹”,而慕容洁琼也就更有理由偎在爱郎的怀里,缠着他撒娇了。

    总之,这一对恋人美满、和谐,真个令人羨煞

    这一年的冬季,慕容洁琼的丈夫在美国因病去世。慕容洁琼听到恶耗,十分悲痛。阿伟的父亲是一个品德高尚、为人谦和、经营能力极强的老人。慕容洁琼在他心目中既是爱妻、又是爱女,可以说亲爱有加,视若掌珠,百般呵护,极力栽培。慕容洁琼的活动能力和经营技巧,固然与其天资聪颖有关,但更多是得助于老人的教导之功。所以,慕容洁琼也视他为良师益友、忘年之交,从心眼里敬爱丈夫。虽然由于老人年迈,在性生活上不能满足她,但她毫无怨意,而且完全体谅,从来没有滋生过出墙红杏之念。后来,她之所以能衷情阿伟,那也因为阿伟是丈夫的儿子,是自己亲爱的人。她从心里觉得无悔:总算没有背叛司马家族

    所以,得到丈夫的噩耗,慕容洁琼便立即带领几个子女去美国,为丈夫操办了隆重的丧事,并处理了产业的交接。她决定把美国的产业完全交给长子去经营。美国的事务办了一个月才结束。

    在她决定回香港之前,三个子女私下讨论妈咪今后的生活问题。是妈咪把他们抚养长大,教导成丨人,所以,对妈咪感情极深,甚至可以说超过对父亲的感情。为此,兄妹三人讨论了一个下午。

    他们提出了各种方案:长子司马颢主张请妈咪轮流到他们家中去住,以尽孝道,使她能安渡晚年;女儿司马蕙作为女人,更能体谅女人的需要,她认为妈咪还这么年轻,青春之火尚在旺盛,不宜过早守寡我们可以劝说妈咪改嫁,找一个称心如意的新郎君,重过幸福生活,以尽余年之欢;小儿子司马伟则发出奇论,他认为按照妈咪的性情,是决不会同意到各家去住或者再改嫁的,应该找更好的办法

    哥哥和姐姐问他还有什么好办法

    他说:“我有一个极好的办法,但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

    兄姐急着让他先说出来再研究。

    他说:“我们都希望妈咪既不离开我们,又不会由于她一人生活而孤独和寂寞,要想找到一个两全之策,确实是很不容易的但是,事在人为,我认为,最好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让我娶妈咪为妻”

    “那怎么能行”哥哥和姐姐一听大为吃惊,这是他们从来所未曾想过的,因为他们觉得儿子娶母亲为妻,那是乱囵,而且母子间年龄又那么悬殊,根本行不通而且他们坚信对小弟的这一荒唐的建议,妈咪是肯定不会同意的

    阿伟对他们的议论却不以为然,他耐心地向哥哥和姐姐说明了自己的想法的有力的理由:“哥哥,姐姐,我不赞成乱囵的说法所谓乱囵,是指有血缘关系的男女之间联姻和发生性关系。严禁乱囵的理由是防止近亲生育而对下一代不利。可是妈咪本来就不是我们的亲生母亲,在血缘上没有什么联繫.所以即使妈咪与我结婚,也根本谈不上乱囵这是其一;第二,说到年龄,我与妈咪确实差别不少,但这也无关紧要,在男女结婚的年龄问题上,本无定规。人们在结婚年龄上之所以习惯于相差不大,大约是为了使二人在相貌和生理上能协调一致。但是妈咪身体健康,看起来是那么年轻而娇嫩、俊俏而美貌,不了解的人决不会认为我比她年龄小,最后关于妈咪是否同意的问题,我想根据我们与妈咪的浓厚感情,只要我们说清道理,让她老人家理解我们的诚意,她未必就会断然反对”

    兄姐听后,甚觉有理,也改变了初衷,认为这是一个极佳的方案:既能让亲爱的妈咪不离开家,又可使妈咪不致于将来守寡寂寞他们担心的是不知道妈咪是否能够同意

    他们议论了很久,决定分工让司马蕙去宛转地徵求妈咪的意见,因为像这类事情,由女儿去谈更好一些。

    当天晚上,阿伟悄悄来到妈咪的房间。这一个多月来,由于处理丧事,他们一直没有接近的机会,更没有亲热的心思,现在一切都已结束,心情也已平衡,加上下午又专门讨论妈咪的未来,使他简直无法再压抑自己对心上人儿的思念,所以晚上不到十点钟,他便敲开了慕容洁琼的门。

    慕容洁琼看到阿伟进来时,也是那么激动说真的她对阿伟的怀念丝毫也不弱于他对她的惦记,所以一见进来的是阿伟,她轻呼一声,一下扑进了自己的白马王子的怀中,紧紧地拥抱、频频地亲吻,嘴里不停地轻呼:“啊亲爱的你让我想死了啊小达达你再不来,我真的要发疯了”

    他紧抱着她颤抖的娇躯,频频在她的脸上亲吻,柔声说道:“啊妈咪我的小洁琼,我的宝贝心肝我也十分想你”说着,一把将她抱起,走进卧室,放在床上。

    慕容洁琼秀眸微闭,嗓子里传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任阿伟为自己宽衣解带,并扭动身子,与阿伟配合。

    司马伟以最快的速度,将她脱得一丝不挂,并迫不及待地抱着她那雪白的娇躯,颠鸾倒凤,左右其手、上下其舌,弄得她如醉如癡、娇呼连连。

    真是重逢胜新欢烈火乾柴,愈燃愈炽这一夜,她得到了十余次高嘲天快亮时,他们才结束造爱。两个人都十分满足,然而都十分疲惫不堪,拥抱在一起,交颈迭股,沉沉睡去。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司马蕙到妈咪的房间中去履行兄弟们交给她的使命。她敲门时,慕容洁琼与司马伟刚刚醒来,正赤条条地拥抱在一起亲热着。

    听到敲门声,慕容洁琼惊讶地高喊:“谁在敲门”

    “妈咪,我是阿蕙您还没有起床吗”

    yuedutextc;

    “你稍等,我就来开门”说着,她推开继续在她胸前狂热舔吮的阿伟,说:“阿蕙来了你快到卫生间去躲一躲等她走后再出来”

    阿伟抱起衣服进了卫生间。

    她随手拉过一件睡衣穿上,去开门。

    司马蕙向妈咪问了早安后,母女便温情地交谈许久。后来司马蕙有意地问:“妈咪,我和哥哥与小弟昨天下午讨论您今后如何安排,我们很想听听妈咪有什么想法”

    慕容洁琼听后微微一笑,抚着女儿的头发,慈祥地说:“阿蕙,谢谢你们对妈咪的关心不过,对这个问题我还没有想过。但是,我倒是很想听听你们三人有什么高见”

    司马蕙将头偎在妈咪的怀里,两臂环着她的腰,说:“不,我想还是先听听妈咪的意见好”

    “阿蕙,妈咪真的没有想过”她轻轻抚摩阿蕙那白嫩的脸颊,并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小声说:“你既然不愿说你们的意见,那就让我好好想想,以后再讨论这个问题吧”

    这时,司马蕙只好向她介绍了他们关于安置妈咪的各种方案,并表达了对妈咪的无限关切。

    慕容洁琼一听,俏脸变得通红,她小声问:“那你们倾向于哪一种意见”

    阿蕙说:“我们一再研究,总是拿不定主意。不过,我们真想听听妈咪的态度”

    慕容洁琼问:“啊我倒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现在心里很乱阿蕙,你给我出个主意好吗”

    司马蕙表示,她主张妈咪採纳阿伟的方案。

    慕容洁琼听后,没有任何惊讶的表示,反而十分冷静,因为今天上午起床后,阿伟已向她介绍了他们讨论的情况,所以她是有思想准备的,但她却不能马上表示意见。

    她只是对阿蕙说:“我对这个家有着浓厚的感情,是决不会改嫁出去的,至于怎么办,让我仔细考虑一天,好吗”其实,对这个问题,她心里已有决定,只是立即回答似有轻浮草率之嫌。

    司马蕙离开后,她到卫生间去叫出阿伟。两个人重新脱光衣服,上床造爱,因为这一个多月来他们一直没有同房,岂能轻易分离

    这天晚上,她在与阿伟狂欢之后,二人又认真讨论了这个问题。当然,他们只是研究答覆的方法。

    第二天早饭后,慕容洁琼宣佈了自己的决定:“孩子们,妈咪非常感谢你们的关心对你们提出的几个方案,我反覆考虑,第一个方案固佳,但那会给你们增添不少麻烦,而且你们分别住在美国、欧洲、亚洲,往返奔波会十分辛苦;第二个方案,我是决不会採用的,因为妈咪舍不得离开你们,而且按照我们中国的传统观念,我既然嫁给了司马家,就永远是司马家的人了,决不能离开这个家的最后,我觉得还是阿伟的方案更切合实际。这样,我与阿伟生活在一起,你们兄妹就不必老是挂念我了。况且,阿伟年龄最小,我最不放心的也是他。如果我作了他的妻子,那大家都可以放心了我只是有一点顾虑,那就是阿伟年龄与我差得太远,委屈了他。你们看,我的选择怎么样”

    他们一听,都高兴地跳了起来,一齐上前,抱住她,高呼“妈咪万岁”要知道,他们从小随她长大,她视他们如亲生,所以彼此的感情是很深的。两个大孩子又一齐向阿伟祝贺。

    女儿说:“妈咪那么美丽、那么善良和多情,我见犹怜,小弟能与妈咪成婚,真是福与天齐了”

    长子却说:“小弟,你能与世界上最完美的女子结婚,我好羨慕你呀可惜我已经结婚,不然我是不能让给你的,你要好好对待妈咪。”

    他们商议再过三个月就为阿伟和妈咪操办婚事。

    这年的夏天,慕容洁琼与小儿子司马伟到教堂举行了结婚仪式。

    亲朋好友都为他们这一对璧人联姻而祝贺,认为他们是天作地合的美满一对。两个离家在外的子女也都回来参加了他们的婚礼,并送来了丰厚的礼物。

    女儿说:“我们衷心地祝贺妈咪和小弟结婚。”

    他们仍改不了称呼,还叫她妈咪。她也犯难,那让他们称呼什么呢总不能称自己“弟妹”,最后她决定让他们叫她的名子:洁琼。

    然后,她与心爱的郎君决定到欧洲去渡过这使人终生难忘的蜜月。在渡蜜月期间,他们先后到过英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

    在异国渡蜜月,确实有说不尽的好处,主要是气氛和环境的改变,使人的心理上有了一种全新的感觉。

    虽然他们相爱已有几年,但在蜜月期间,仍然是那样的如胶似膝、绸缪缠绵。无论他们走在路上、海边或绿树丛中,都会引来无数惊异、爱慕的眼光。

    有人说:“这么美丽的一对小夫妻,令人羨煞”因为是在新婚期间,她着意打扮,淡装轻抹,加上天生娇美的身材、白嫩的肌肤和羞花闭月的容貌,越发显得年轻、俊俏了。所以,难怪会使得那么多人对她癡迷。

    从国外回来之前,阿伟神秘地告诉她:“琼妹,我在法国为你订制了一件礼物,作为新婚纪念。”

    yuedutextc;

    她问他是什么,他却说要暂时保密,到时候会让她大吃一惊的,她只好等待。

    回来后不到十天,收到了航空公司的取货通知。阿伟亲自驾车去取了回来,并躲在一个屋子里拆卸安装。他说,到晚上才能与她见面。她焦急地等待着这件神秘的礼物。

    晚上,他拥着她走进卧室,只见床上摆着一个像人一样的东西,用一个大床单覆盖着。阿伟说,我先为你除去衣服。

    她莫名其妙,只好任他熟练地把她脱得一丝不挂,然后他才对她说:“我们的爱情是世界上最美满的,做嗳的方式应该独出心裁,所以我亲自设计了一部做嗳机”。说着,他打开了床单。

    啊,真的是一个人,与阿伟长得一模一样,她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便问他:“我有一个夫君就够了,为什么又订做一个假的”

    他笑着说:“这是一部机器人,是我的设计,它的身体、包括体温都是与我一样的,它身上装有各种控制设备。我是想给你一种更加完美的性享受,你知道,过去,我们从正面交欢过,也在你的后庭试过,都很美妙,是不是”

    她点头同意。

    他接着说:“但是,如果能前后同时进行,可以设想,你会得到多么大的享受呀”

    她被他说得心里好冲动,下面已经开始分泌了。

    他又说:“我这个机器就是为此而设计的,好,现在请你爬在它的身上。”

    那个机器人是仰在床上的,两腿吊在床沿,生殖器高高地朝上,与阿伟的大小一样。她用手摸了一下,好柔软,好温暖,与真的一样。

    阿伟打开了一个开关,只见那东西微微振荡,还能可长可短地伸缩。他让她把它插到她的荫道去。

    她羞得满面通红,“这怎么可以”

    他说:“你听我的。”

    她只好照办,站在床前,爬在机器人的身上,把玉门套在那东西上。她感到十分刺激,嗳液涌出很多,所以很容易便插进去了,非常充实。

    阿伟打开了开关

    天啊,好舒服,而且它还能实行“九浅一深”的技术,快慢深浅自由调节。她扭动屁股与它配合,高声呻吟。

    阿伟关掉了机器,使她突然有一种失落感。

    他说:“你忍耐一下,还有更美好的东西。”便把她的只腿分开,两手揽着她的腰,用他的玉柱插进了她的后门中。

    这时她前后都被充实了,虽然都还没有动,已经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g情。

    阿伟说:“现在开始了。”

    她心里一紧张。

    他打开了开关,机器人的玉柱在她的前面浅进浅出,阿伟在后面也是慢慢地抽送。这种前后夹击真是壮观极了,她身子也轻轻扭动起来,嘴里也发出了轻轻的呻吟声。这时,一切都在按慢节奏进行。大约过了五分钟,她开始不耐烦,屁股耸动的幅度越来越大。

    这时,阿伟把机器又调到另一个档次,“九浅一深”开始了,时而浅进,时而深攻,而且也是没有规律的;阿伟在后面也开始了类似的深浅交替。

    这一来,弄得她既舒服又难受,全身都通上了电流,苏麻痕痒,百味俱全,这种享受真是从来没有过的,但她又希望更刺激些,心里好着急,嘴里也不由自主地大声呻吟起来。

    阿伟问:“你觉得怎么样”

    她大声叫道:“好极了从来没有这么舒服也从来没有这么难受再大力些可以吗”

    阿伟在后面加快了。

    她大叫:“好好美死我了再快些好吗”

    突然,前面的进攻也加快了,力量很大,前后都开始了猛烈的冲刺。她简直如入仙境,身子轻飘飘的,那种美妙真的无法用语言形容,她高兴得大声叫喊:“好好再快点啊啊我不行了救救我我要死了上帝噢呀”声音在颤抖,身子也在颤抖,她感到好像发生了地震,似乎世界的未日就要到了。

    yuedutextc;

    她身上的电流越来越强烈,刺得她欲仙欲死,无法自持,紧紧抱着阿伟的替身,脸在它身上来回摩擦,用舌头舔它那温暖的胸脯。

    她已经进入了半疯狂状态,分不清到底哪个是真的阿伟,这前后同时的猛烈夹击简直是要人命的。她“啊呀”尖叫一声,身子整个瘫软了,人也昏了过去。

    过了近两个小时她才醒来,她软绵绵的娇躯还在阿伟的怀里。他在她身上抚摸着,问她:“亲爱的,你对这份礼物满意吗”

    她羞涩地点点头,小声说:“我好满意谢谢你我的阿伟我刚才死过去了吗我觉得,我已经死了好长好长的时间了。”

    他抚摩她的脸蛋问:“还想再来一次吗”

    她说:“今天不要了我没有精神准备刺激太强烈”

    阿伟说:“明晚我调节一个新的程序,你会觉得更加美妙的。”

    她点点头:“明天中午好吗我想早点试试,但是今天没有力气了。”

    新婚之后,他们无忧无虑,把生活安排得生动活泼、丰富多彩。

    她认为,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阿伟也经常在他的朋友和同事面前夸耀他的妻子如何贤慧和聪颖,还带她出席各种社交活动,不管她走到哪里,都成为人们注目的中心,阿伟很为此骄傲。

    当然,他决不会担心有人会抢去他的妻子,因为她对他忠贞不二,根本不可能有出墙红杏的念头。

    有一天,阿伟告诉她:“他希望有个孩子。”

    其实,她是非常喜欢小孩子的,原来指望阿伟早点结婚,让儿媳给她生个孙子,没想到现在得由她自己来生了。这个想法她早已萌生,只是由于不知他的想法而始终未说出,现在既然他提出来,她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了。于是,她撤去了避孕措施。

    因为她是一个成熟的女人,所以,很快就怀孕了。

    眼看慕容洁琼的腹部渐渐隆起,司马伟欣喜若狂他天天爬在妻子光裸的肚皮上听胎音,按捺不住即将做父亲的喜悦,激动得像个小孩子。

    阿伟希望生个女孩,长得像母亲一样美丽慕容洁琼则希望生个男孩,像父亲一样英俊最后,他们一致的意见是,请万能的圣母玛丽娅赐给他们一儿一女。

    再过几个月,他们爱情的结晶便会降世为了使孩子健康,他们暂时停止了那如火如荼的性茭欢。有时,阿伟忍耐不住,她便用口舌为他服务,使他得到满足。

    现在,他们的重要事情是全力以赴地为新生命的到来做准备。她相信,到那时,他们的生活会更加美满

    他们由衷地向上帝祈祷: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

一段奇异的乱囵第12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974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