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男人帮 > 男人帮第33部分阅读

男人帮 男人帮第33部分阅读


    应,“不过分居好几年了,也跟离了差不多了。”

    “是啊,现在那桌有男朋友而且还没结过婚的适婚女子还有谁只有米琪了”

    “喔所以呢”

    “所以我不用说你们也明白了吧,她现在是触景生情,浑身散发着怨恨的小宇宙,我要再在她边上这么坐下去,我就要被微波了”

    两人终于明白了

    “所以,你就打算撤了”顾小白问。

    “是啊。”

    顾小白看看罗书全。

    “你为什么不索性趁这个机会向她求婚呢”罗书全奇怪地看着左永邦。

    “你以为我傻啊,我又不是没结过婚,男人第一次结婚是无知者无畏,要再结一次那需要什么勇气啊,那得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精神,知道吗”

    罗书全无语了。

    “但是,你要这么拖下去拖多久呢”顾小白叹了口气,“她是女人,可等不起。”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脑子乱,看你们这帮人在这儿傻高兴我脑子更乱,我还是早点撤了吧我。”

    顾小白和罗书全相互看了看对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左永邦打了声招呼,就准备开溜了。

    一个人偷偷摸摸地往回走,走到一半,突然被一个男生拦住。

    “你是潇潇的爸爸吧”

    “啊”

    左永邦呆呆地看着他。

    正在角落与婚礼现场的过道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左永邦被潇潇带来的陌生男生半路拦截住了。

    “我我今天第一次见您,我也不知道叫您什么好。”男生看着他说。

    “我叫左永邦。”

    “左老师您好。”冠英深吸了口气,“是这样的,潇潇托我来跟你说个事情。”

    “事情”左永邦呆呆地看着他,“什么事情她自己不能来跟我说”

    “我也不知道,可能她是不好意思吧。总而言之,她希望我来跟你说,她希望你今天能向那个叫米琪的,你边上的女孩儿求婚。”

    听到这个才二十来岁的小男孩,提出这么强烈的要求,左永邦也忍不住爆发起来。

    “靠,你们谁啊,你们管得着么”

    “我是管不着。”男生镇定地点点头,“我认识潇潇也只有一天的时间,但她跟我说了你的事情,她心里一直非常非常爱你。”

    “你说什么”

    左永邦猛地转过头,呆呆地看着他。

    “她非常非常爱你,但是她不会表现出来,她希望你有一个稳定的归宿,哪怕不是她的亲妈,她也希望你能踏踏实实地过下去。”

    yuedutextc;

    “她是这么对你说的”

    “那当然不是,她的语言组织能力是很差的,昨天晚上我前后听了一个小时才听明白。”

    “你们这里的人我谁也不认识,”冠英看着左永邦,认真地说,“我只认识潇潇,所以我是最没资格跟您说这些话的。”

    “你知道就好。”

    左永邦突然莫名愤怒,正要往前走,突然被身后的一句话又定住了身子。

    “可是,你不想知道我是怎么认识她的吗”

    潇潇坐在座位上,远远地看见冠英往回走,远远看见他朝自己打了个ok的手势。潇潇喜形于色,冲到顾小白和罗书全边上,耳语了几句。顾小白和罗书全也一脸不可思议的惊喜表情。两人商量了一下,冲上台,一人拿着一个话筒。

    “诸位观众。”顾小白说。

    “诸位听众。”罗书全也说。

    “大家好”两人齐声说。

    “感谢大家这些年来对我们的照顾、支持与喜爱,我们男人帮的故事要告一个段落了。这些年,我们三个人经历了无数的事情,无数的考验,我们依然在一起,团结,友爱,并且相信很多美好的东西,我叫顾小白。”

    “我叫罗书全。”

    “我们还有一个好朋友,”顾小白说,“是从第一章我们就认识他的,在这二十七章里,他一直是以一个不负责任的中年老男人的形象出现,只有我们知道,他貌似老谋深算的外表下,心里还是一个小孩子。其实,我们每个男人都是这样,不管我们是以什么样的面貌出现在大家面前,在我们的内心深处,我们始终是一个羞怯的小男孩。我们有时会为了一辆玩具车打架,只不过随着年纪越来越大,玩具车的样子也越来越多。”

    “我们有时候会在一起八卦女人,”罗书全也笑着说,“有时候我们会一起面对讨厌的东西。更多的时候,当我们面对一样太好太好的东西的时候,我们反而会不知所措,我们不敢相信,这么好的东西竟然是上天赐给我们的”

    “有时候,因为这份不敢相信,我们反而会做出一些很怪很冷漠的事情来,这些事情会让对方心寒,会让对方失望。可是她永远不知道,在内心深处,我们是多么在乎她。今天,现在,我们最好的朋友,左永邦,将开始面对他十多年来最害怕的东西,也是最向往的东西”

    顾小白手一招。

    突然,一束追光打到出口。

    所有的人把目光全部移过去,米琪也惊讶地转过头。

    人群的视线中,左永邦一步步走过来。

    “潇潇对我说,她非常非常爱你。她还想让我告诉你,在爱情里,女人永远比男人更勇敢。可是你是她的爸爸,她一直以你为荣,希望以后永远都是这样,她希望你不要让爱你的女人失望。”

    脑中回响着冠英对自己说的话,左永邦奔出了婚礼现场,又拿着戒指从钻饰店飞奔出来。

    前后不过十多分钟的时间,左永邦像过了十年。

    现在,他拿着戒指,在像要随时被狙击枪击毙的追光中,一步步向米琪走去。

    米琪呆呆地看着他。

    “米琪我我”走到米琪面前,左永邦突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顺手抄起边上的一杯水,一口气喝下,“我”

    众人呆呆地看着他们。

    左永邦站着,咕嘟咕嘟喝水,喝完一杯又喝了一杯。

    然而,还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众目睽睽之下,米琪突然笑着站起来,看着左永邦。

    两人面面相觑。

    yuedutextc;

    然后,米琪缓缓跪了下去。

    “永邦,”米琪跪在左永邦面前,抬起头,笑着看他,“我们在一起快三年了,我从一个公司的小前台认识你,到现在,我们在一起过,分开过,又重新在一起,但是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认识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你教会了我很多很多东西,我嘴上没有说过,但我每一天都在长大,每一天都在害怕失去。我知道,两个人在一起,就意味着要勇敢地面对所有的事情,也包括这一件左永邦,你愿意娶我为妻吗”

    望着米琪的笑容,左永邦终于哭了起来被求婚了啊,他哽咽得说不出话,只是颤抖着把钻戒的盒子打开,颤抖着把戒指套在米琪的无名指上。

    “对不起,我还没找到工作,”左永邦哭着说,“这是用你的卡刷的,我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我想到这一点,心都碎了”

    听了这话,除了米琪,所有的人都崩溃了,只有潇潇,笑着拉住边上冠英的手。

    谁也没有留意,同一桌的珊莉,正怔怔地发呆着

    婚礼终于结束了,左永邦也在罗书全的婚礼上勇敢地面对了自己的心魔,所有人都有了好的归宿,这一切看起来是这么美。罗书全和ay站在门口一拨拨送着自己的朋友,送着左永邦牵着米琪的手笑着离开,送着潇潇牵着冠英的手离开,送着杨晶晶、阿千,送着顾小白牵着珊莉的手离开。

    “我们去哪儿”走出酒店,顾小白转头问珊莉。

    珊莉垂着头没有说话。

    “怎么了”

    “对不起,我不能跟你在一起。”珊莉抬起头,静静地看着顾小白。

    “什么”顾小白呆呆地看着她,完全没有听懂。

    “对不起,我以为我能和你在一起,我真的以为我能,”珊莉看着顾小白,眼神如此清澈,“因为我真的喜欢你,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你。但是但是我刚才听了你的朋友你的朋友米琪的话。

    “小白,我也曾经那么那么在乎过一个人,在老天面前发过誓,一辈子爱他,疼他,支持他,帮助他,理解他,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把这些忘了。我们都会渐渐地把自己的承诺忘掉,更在乎新的感觉,新的喜欢上一个人的感觉,但是但是这种感觉是没有底的。”

    顾小白呆呆地看着她,没有想到她会对自己说这样的话。

    “小白,如果我们光顾着自己,只在乎自己的感觉,那我们就会永远爱上不同的人,但爱并不是这样的,爱是经营,是坚持,是恒久忍耐。我以前以为这些话只是说说而已的,其实并不是,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人了,你能保证我是你最后爱的那个女人吗”

    望着珊莉的眼神,顾小白迟疑起来

    “我们都不要骗自己,不管我现在喜欢你喜欢到什么份上,我也没办法保证你是我这辈子最后一个爱上的男人。对不起,这是实话。”

    这是实话

    罢飧鍪澜缟先颂嗔耍鄙豪蚣绦档溃拔颐腔钤谡飧鍪澜缟希恳荒辏恳惶欤踔撩恳桓鲂保蓟嵊幸馔獾娜舜辰颐堑纳睿蚵椅颐堑慕谧啵媚阈亩媚阆不叮悴痪醯谜馐敲挥械椎穆穑俊

    “”

    “你知道吗其实我现在,我今天才明白,这个世界上了不起的永远不是打江山的人,而是守江山的人。能守住自己最早爱上的,并且一直守下去,陪伴他,保护他,不离不弃,这才是最难也最应该做的啊”

    “你说得都对,可是”

    “我会回到他身边。”珊莉笑了笑,抬起头看着自己,“但不管怎么样,我谢谢你的出现,没有你,我不会明白这些道理。我会一直喜欢你,不会忘记你,但是对不起,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我明白,我明白了。”

    望着珊莉,顾小白终于艰难地点头,可贵的是,在彼此眼中看见喜悦的泪水。

    这泪水,代表我们曾经真的在乎过对方。

    伸手拦了车,珊莉微笑着看向顾小白。

    “不会就此和我绝交吧”

    “怎么会呢”顾小白一直低着的头终于抬起来,笑了,“以后我混不下去了还要再来投奔你呢。”

    yuedutextc;

    “哈哈,不要再开玩笑了,我会一直关注你的,希望你以后有越来越好的成绩。”

    “你也是。”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然后微笑拥抱。

    “谢谢你。”抱着珊莉,顾小白轻声说。

    “谢谢你。”她也轻声说。

    顾小白看着珊莉松开他,视线一直停在他身上,直到钻进车里,关上车门,还在看着他。因为她知道,这次即便不是永别,这样的眼神,也不会再有。

    终于,车慢慢启动了。

    顾小白望着车越开越远,直到再也看不见。

    顾小白没有立刻回家,一个人在路上走着,路过很多风景,很多天桥,很多行人,他们笑着,走着,有时是一个人,有时是两个人,有时是一堆人。

    像流沙一样浮动

    再像流沙一样散开

    从生下来开始,我们每一个人便是如此孤独,就是因为如此,我们才不断地爱上别人。我们爱别人,是因为我们需要被爱。我们需要被爱,是因为我们需要被另一个人需要的感觉。这种感觉告诉我们,我们存在,我们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不曾被人忽视,也不会被人遗忘。因为遇到过你,我才知道我是谁。因为你的感情,才让我更加血肉丰满。我只想对每一个与我擦肩而过的人说一声,谢谢你。因为你的存在,才让我相信,这个变化多端的世界,有一些东西,会永远留在心里,即使我一个人,会孤单地走下去

    顾小白孤独地回到大楼,落寞地走在楼道里。

    楼道的灯光下,顾小白的家门前,莫小闵穿着伴娘服,微笑地站在那里,看着他。

    看着他,莫小闵脸上浮起笑容,像最初见面时她的神情

男人帮第33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975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