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短篇〗滛荡的妻子,变态的丈夫 > 〖短篇〗滛荡的妻子,变态的丈夫第2部分阅读

〖短篇〗滛荡的妻子,变态的丈夫 〖短篇〗滛荡的妻子,变态的丈夫第2部分阅读


    自己的屁股。

    「小滛女这么饥渴啊难道你老公都没有满足你」他妈的,阿威这家伙竟然还故意消遣我。

    「当当然有啊只是」「只是什么」「他没有你这么厉害嘛没办法天天晚上都满足我」听到姿吟这么说,我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有点愧疚。看来是该找时间去练练身体了。

    「那你老公没有满足你的时候你都怎么解决」阿威迟迟不插进去,吊足姿吟的胃口。

    「我都用你买给我的那只按摩棒自蔚唉唷快点插进来啦」姿吟似乎快忍不住了,不断摇着屁股恳求阿威,但是阿威没有理会,继续问着:「你都在哪里自蔚」「不一定,有时候在床上有时候在客厅或书房」「那厨房呢」「也有啦哎呀快点嘛」姿吟被挑逗得快要疯了。

    「那你自蔚的时候,脑袋里都想着谁」「当当然是阿威你喽」想不到姿吟连自蔚的时候都想着别的男人「乖,果然是我的小母狗。今天就让你爽一爽吧」阿威说完屁股一顶,老二用力插进姿吟的荫道。

    「喔喔喔喔喔好棒好爽」姿吟终於等到期待已久的r棒,忘情地大声滛叫。

    接下来的两个钟头,房间里充满了姿吟的滛声浪语,直到阿威把第三发的j液灌满姿吟那已经有胎儿入住的芓宫,才结束这滛荡的一夜。阿威一如往常把姿吟抱进浴室洗鸳鸯浴,而我则满足地回家,等待晚上和姿吟再来一炮。在下楼的时候,我突然想到:我好像没看过姿吟自蔚的样子。那个平时贤淑端庄的姿吟,竟然会自己拿着粗大的假y具,不断往荫道里抽送。想像这情景让我又开始兴奋起来。

    於是过几天我趁着姿吟去上课的空档,翘班回家在每个房间都装了针孔摄影机。一个老公竟然装针孔摄影机偷拍自己的老婆,想想还真是不正常。转念一想,虽说姿吟怀了三个月的身孕,但是以她的条件,在外面要勾引男人上床并不困难,而她却选择忍受孤独天天在家用按摩棒满足自己,可见她还是很在乎我这个老公的不巧的是,我就喜欢看她被别的男人干。至於阿威,对姿吟而言可能就像是多嫁了一个老公吧。毕竟姿吟是被他调教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他在姿吟的心中当然有特别的地位。

    装好之後的几天,我每天半夜都兴奋地看着姿吟自蔚的样子打手枪。最刺激的一次,是姿吟坐在书房里的电脑前,一边看着网路上自己和阿威偷情的照片一边自蔚。想到我和姿吟在不同的时间里,竟然坐在同一个位置,看着同样的照片自蔚,这种错乱的快感让我忍不住射了出来。

    又过了两个月,这时姿吟的肚子已经愈来愈大了,阿威对姿吟也愈来愈兴趣缺缺,从三个礼拜前就没有干过她了。满腔欲望得不到发泄的出口,让姿吟每天自蔚的次数愈来愈频繁。就在这个时候,我叔叔来了。

    大家还记得我上次提到过亲戚来家里住的事吗他就是我的叔叔。虽然在辈分上我要叫他叔叔,但实际上我们年龄只差两三岁。我和他从小玩在一起,感情一直都很好。後来他们全家移民,而我叔叔也就在那边完成学业,并在当地做起买卖,日子也算是过得不错。他有时候会跑到台北来玩,而这时我当然义不容辞地提供我家当作他们的旅馆。

    虽说因为他那时借住家里的关系,让我好几天没办法看姿吟被阿威凌辱的影片。不过後来想想,要不是那几天我忍了那么久,後来搞不好也不会冲动到真的跑上楼偷看,也就不会亲眼看见姿吟与阿威通j的样子了。这样说来我似乎还得感谢我叔叔呢

    「嗨阿文,我又来打扰啦」叔叔在玄关边脱鞋边和我们打招呼。他今年刚过三十,因为勤於锻练,体魄非常精壮。

    「欢迎欢迎,大哥这次带什么礼物来啊」叔叔总是要我叫他「大哥」,而不要叫「叔叔」。

    「哈哈,我就知道你这臭小子一定一开门就跟我们要礼物。」叔叔爽朗地笑着。

    「这次我帮你和小吟各挑了一件衣服,当然,小吟的衣服的是我老婆帮忙挑的。」叔叔从行李箱中拿出两袋纸袋,交给刚走出来迎接的姿吟。

    「大哥,好久不见了」姿吟也跟着我叫叔叔「大哥」。

    「哎呀,小吟你肚子都这么大啦宝宝几个月啦」叔叔看见怀孕的姿吟,眼睛一亮。

    「五个月了,是个女生。」前一阵子我陪姿吟去医院检查过。

    「女儿好啊,像小吟这么漂亮的女生,生出来的一定也是个美女。」叔叔总是不忘称赞姿吟。

    「大哥还是一样喜欢乱说话。」姿吟被称赞得脸都红了,娇羞地说着。

    第二天早上,我在电梯里遇到阿威,和他聊到叔叔住到我家的事情。

    「余哥啊,你让姿吟和你叔叔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不怕她被你叔叔干上吗」阿威说。

    「这我倒没想过不过他是我叔叔,应该不会对姿吟怎么样吧更何况姿吟现在又有孕在身。」「难讲。现在社会上乱囵的事件这么多,更何况是叔叔和侄子老婆这么远的亲戚关系。而且有些人就是觉得孕妇比较性感,喜欢干大肚子的女人。」「这样说来倒也没错。」此时我脑袋里浮现姿吟被叔叔压在床上的样子,裤子里的老二立刻翘了起来。

    「话说回来,余哥你不就喜欢看姿吟给别人干」「还是你了解我。」我笑了笑。「反正我家现在每个房间都装了针孔摄影机,要是我叔叔真的对姿吟怎么样,那过程一定会被录下来让我好好欣赏的。」「哈哈,那到时候档案就麻烦你传一份给我了。」「当然没问题。」我们在楼下互相道别,上班去了後来我一整天上班时间都在想这件事。记得以前叔叔来家里时也是住在我的书房,後来我整理电脑时发现上网的纪录里有不少孕妇做嗳的的图片。那时只觉得叔叔的嗜好还真是奇特,现在想想,让怀孕的姿吟和叔叔共处一室,简直就是把羊送入虎口嘛我完全无心上班,不过当然不是担心姿吟的安危,而是恨不得赶快飞奔回家看看能不能撞见自己怀孕的妻子被叔叔滛弄的精采镜头。话说回来,说不定是我和阿威想太多,其实叔叔根本就不会对姿吟怎么样,只有我们两个每天在那边精虫冲脑胡思乱想。不管了,反正回家看了偷拍影片,就知道叔叔到底是正人君子还是卑鄙小人了。

    下班後我马上飞奔回家,差点连卡都忘记打。当我回到家时,姿吟和叔叔都不在家里。叔叔大概是出去找朋友还没回来,但是姿吟挺着大肚子会上哪去不过我心系电脑里的偷拍影片,因此也没有多想。

    整个家里我总共装了六个针孔摄影机,分别装在客厅、餐厅、厨房、浴室、书房和卧室,这些针孔摄影机会自动把影像存到我书房的电脑里。而叔叔现在刚好不在,对我而言正是最好的机会。我赶紧坐到电脑前,期待着即将看到的影片。

    影片从我昨晚把所有针孔摄影机电源打开的地方开始。因为这段时间我都在家,想必也不会有什么精采的镜头,所以我就直接跳到今天早上出门上班之後的部分。姿吟在送我出门之後,就回到客厅开始练琴。虽然我对钢琴一窍不通,但是毕竟和姿吟结婚多年了,我感觉到,她最近在练琴时常常心神不宁,也许是受体内高涨的x欲所影响吧。不但有时候会弹错音,而且平均练琴的时间也变短了。果不其然,练了没半个钟头,姿吟就离开了钢琴往卧室走去。

    我把偷拍卧室的影片打开,看见姿吟进入卧室之後关起门并上了锁,然後在衣橱里拿了一个黑色的纸盒出来。纸盒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我想大家心理都有谱了吧没错,姿吟从纸盒中取出的,就是之前阿威送她的电动按摩棒。姿吟把内裤脱下躺在床上,将打开电源的按摩棒慢慢送进张开的双腿间。

    「嗯嗯」随着按摩棒在自己的荫道一进一出,姿吟发出舒服的呻吟声。她的右手控制着按摩棒,空下来的左手则不断玩弄自己的孚仭椒浚倍崛嗍倍粑眨米约盒朔艿某潭瓤焖偕摺br >yuedutextc;

    「喔好爽阿威搞我快搞我」姿吟口中叫着阿威的名字。看样子,她在床上时心中已经没有我这个老公了,只有那个让她体验真正快乐的老公──阿威。不过,现在的我已经不会在意这种事情了。不管她在别的男人面前再滛荡,只要她真正爱的人是我,那就足够了。

    按摩棒抽锸的速度愈来愈快,姿吟的腰也愈挺愈高。就在姿吟即将达到高嘲时,从房门口那传来了敲门声。姿吟吓了一大跳,赶紧将按摩棒的电源关掉藏在床底下,连内裤都来不及穿就匆匆忙忙去应门了。

    「小吟,你在吗」门外的人当然是叔叔。

    「我我在啊,大哥。有什么事情吗」姿吟为了不让叔叔起疑,赶紧把房门打开。

    「没事,只是早上想向你们打个招呼,客厅却一个人都没有看到。」叔叔说。

    「喔,这个因为我正在整理房间。」姿吟心虚地找个理由搪塞过去。

    「阿文去上班啦」叔叔左瞧右瞧,神情有些古怪。

    「是啊,他一早就出门了。」听到姿吟的回答,叔叔的脸上显露一抹j诈的微笑。

    「小吟,你跟我来一下,我让你看一样东西。」叔叔说完,把小吟带离卧室门口。

    两个人的身影从镜头中消失。我看他们朝书房的方向走去,赶紧把书房偷拍的档案打开。

    叔叔的身影首先出现在镜头中,後面跟着的是满脸好奇的姿吟。

    「大哥,你说要给我看的是什么东西啊」姿吟疑惑地问着。

    「别急,你马上就会看到了。」叔叔打开我的电脑难道他发现我装的针孔摄影机,要像姿吟揭发我这变态的行径我心中忐忑不安。在看他们等待开机的这段时间,也是我最难熬的一段时间。我这时的脸色想必很难看想不到开机之後,叔叔让姿吟看了萤幕上的一个画面,姿吟的脸色竟然变得比我更难看那不是惊讶的表情,而是像杀人凶手被侦探找到证据时慌乱的表情。

    「小吟啊,看你平常那么端庄的样子想不到竟然背着阿文和别的男人通j」原来叔叔发现了姿吟和阿威贴到网路上的偷情照片

    「大哥,我我」姿吟脸色苍白,慌张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要是让阿文知道了,他不跟你离婚才怪」叔叔故意说得义愤填膺,还作势往电话走去。姿吟见状马上靠过去拉住叔叔。

    「大哥,求你不要告诉阿文」叔叔看见姿吟慌张的样子,掩饰不住脸上得意的表情:「我可是阿文的叔叔,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可以瞒着他」「大哥,拜托你你要我做什么都行,拜托你不要告诉他」姿吟简直快要哭了出来。

    「做什么都行」叔叔眼睛亮了起来,开始展露他邪恶的一面「那,你把衣服脱了。」听到这里我暗自叫好,心中想着:“叔叔,你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待”。

    「大哥,你」姿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就明白的说吧只要你能让我像照片上这男人这样干你,我就可以帮你在阿文面前保密。」「大哥,你是阿文的叔叔啊你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侄子的老婆」「那陌生男人就可以跟你上床」「这」姿吟被叔叔问得无话可说。

    「你再不脱,我可要告诉阿文了。还是你要我帮你脱」叔叔下了最後通牒。姿吟不得已,只好将自己的衣服脱下。

    「你竟然没穿内裤」听到叔叔惊讶的声音,姿吟才惊觉自己刚刚自蔚时脱下的内裤还放在房间里来不及穿上,整个脸立刻羞得发红起来。

    「想不到你这么滛荡不只没穿内裤,还这么快就湿啦」叔叔把手指伸到姿吟双腿间,沾起附着在姿吟大腿上的滛水,惹得姿吟轻轻尖叫一声。

    「大哥,那是因为」姿吟急着想解释,却发现没有任何正当理由可以解释垂流在自己两腿之间的滛水「因为什么」叔叔当然不会放过追问的机会。

    「因为我刚刚在自蔚」姿吟害羞的声音小得像蚊子叫。

    「说你滛荡还不承认竟然一大早就关在房间里自蔚」叔叔故意用严厉的语气责骂姿吟,并将手指用力插进姿吟的荫道里。

    「啊」姿吟尖叫一声,双腿一软跌靠在叔叔身上。叔叔趁机一手把姿吟抱住,停留在姿吟荫道内的手指则加速搅动。

    「哦大哥,不不要」刚才自蔚没有获得满足,现在火热的身体哪里禁得住叔叔的挑逗。姿吟被叔叔的手指插得双眼迷蒙、全身无力,虽然嘴巴上说不要,但身体已经开始为了快感而慢慢摆动了。

    叔叔眼见时机成熟,故意放开姿吟。突然失去了慰藉,让姿吟无所适从。姿吟跪坐在地上,用渴求的眼神仰望着叔叔。

    「怎么啦你不是说不要吗现在我放开你了,你为什么用这么滛荡的眼神看着我」「大哥我我想要」姿吟心中的道德良知已经完全被欲望击溃,开始主动恳求叔叔。

    yuedutextc;

    「想要什么」「想要你干」姿吟主动脱起衣服来,美丽的孚仭椒亢团蛘偷母共勘┞对谑迨逖矍啊j迨逡幌蛳不对懈荆衷谟姓饷匆桓銎恋脑懈緬犹逭驹诿媲埃比蝗盟薏坏昧15唐松锨叭ゴ蟾商馗桑故乔咳绦闹械挠绦醚杂锪枞枳抛艘鳎骸讣耍崭詹皇腔顾挡灰穆穑吭趺聪衷谟滞哑鹨路戳耍俊埂甘恰蟾纭摇沂羌恕氪蟾绺峡炖锤伞晌艺飧鰷艏男∶谩棺艘鞅暇菇邮芄9牡鹘蹋坏┱娴姆3槠鹄矗庵盅杂锷系奈耆柚换崛盟有朔堋艘髯砼吭诘厣希u汕痰酶吒叩亩宰攀迨濉br >

    「大哥快点用你的大r棒干死小妹」叔叔终於忍不住了,拉下裤子拉练露出早已昂扬挺立的r棒。

    「好吧,我就帮阿文来好好满足一下你这个贱女人」叔叔两只手扶住姿吟的屁股,将自己的r棒对准姿吟早已湿透的荫道口,狠狠地插了进去

    「喔喔好棒大哥你的好大干死我了」空虚的荫道突然获得满足,让姿吟忘情地摇着头放声滛叫「怎么样我和阿文谁的吊比较大」叔叔用後背位干着姿吟,双手还不时往她的屁股上拍去,每次拍下都让姿吟忍不住叫出声来。

    「当然是喔大大哥你喔你的吊比较大干得我喔好爽」姿吟被顶得心乱神迷,一对奶子和下垂的腹部也随着每次的交合前摇後晃,看起来好不滛乱。屁股拍腻了,叔叔把脑筋动到姿吟隆起的肚子上。他弯下腰让上半身前倾,两只手环抱住姿吟的肚子轻轻地上下摇晃。这个举动让姿吟感到不自在,她忍不住向叔叔抱怨:「大哥,请不要玩弄阿我的肚子」然而此言一出,叔叔竟然变本加厉,两只手加重摇晃的力道,r棒抽锸的速度也愈来愈快。

    「嘿嘿,我是在向我可爱的小侄孙女打招呼。她知道妈妈和爸爸的叔叔感情这么好,一定会很高兴。」天啊,叔叔还真变态,连这种话都讲得出来。

    「啊啊不要不要提到我女儿」姿吟口头上向叔叔抗议,然而从她的反应可以感觉得出来,叔叔那几句话让她更兴奋了。

    两人维持同样的姿势干了八、九分钟之後,姿吟首先达到了高嘲。

    「大大哥我不行了要丢了好舒服好爽啊啊啊丢了」姿吟头一抬,全身剧烈地痉挛。姿吟的荫道不断地收缩,照理说来应该会让叔叔忍不住射出来,但是叔叔在姿吟高嘲结束後慢慢的抽出的r棒,竟然还是直挺挺的难道他比阿威还要持久我不禁觉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高嘲过後的姿吟全身无力,趴倒在地板上不断喘气。

    「小母狗,才这样子你应该还没爽够吧我们换个地方再干一次如何」或许是自己的荫道已经被叔叔征服的关系吧姿吟开始对叔叔变的百依百顺。她趴在地上边喘着气边说:「是请大哥继续干干我这滛荡的小母狗」叔叔知道眼前的女人已经完全被自己征服,得意地把姿吟抱起,并要姿吟双腿勾住自己的腰,两个人就这样用火车便当式边干边离开书房。

    接下来的情景让我不得不佩服叔叔的腰力。用火车便当这种体位,男人得靠腰力来撑住女生全部的体重,而他竟然能这样撑着姿吟走遍我家的每一个地方只见他们的身影出现在客厅、餐厅、厨房、卧室就像是在家里逛街一样,而叔叔每走一步,姿吟就被他顶得爽到叫出来。

    「啊啊大哥你好强顶顶死我了」从下半身以固定节奏传来的快感强烈到让姿吟快要失神。

    「小母狗,手可要抓紧啊要是你不小心放开手摔到地上我可不管。」叔叔一边说一边却又加大自己的步伐。

    「喔喔不行太强了轻一点我受不了」姿吟被顶到几乎高嘲,却又不得不聚精会神用力抱紧叔叔。

    「大大哥我喔不行了要丢了喔喔求求你把我喔放下来」五分钟不到,姿吟的精神力已经到极限,不但双眼微微上吊,口水也不断流了出来。叔叔大概也怕真的有什么意外发生,所以就把姿吟带到客厅让她躺在我无聊以後不说沙-发上。不过他没给姿吟太多的休息时间,马上又整个人压上去,用传教士体位干着姿吟。

    「啊啊啊大大哥太快了我又又要」虽然快感没有刚刚来得强烈,但姿吟本来就被干到快要高嘲,敏感的荫道被叔叔的r棒再插几下,马上又到达临界点。

    「小母狗这么没用啊我大概还要再两三分钟才会s精,你就再忍耐一下吧。」叔叔的持久力还真不是盖的。

    「不不行我受不了了啊啊啊丢丢了好爽要死了」姿吟再度到达高嘲,全身不断颤抖。

    影片播到这边,我以为终於结束了没想到画面中的叔叔看见姿吟被干到高嘲,不但没有停止动作,反而抓紧姿吟,愈干愈用力

    「大大哥停我受不了停这样会死」明明正在高嘲,来自下体的快感却没有间断反而愈来愈强烈,让姿吟完全承受不住。姿吟想要把叔叔推开,但手脚完全不受控制,只是不断地剧烈抖动着。

    「谁叫你这么没用,一个人先高嘲了这是给你的惩罚」叔叔没有听从姿吟的请求,只是不断的进行活塞运动。

    「不行要死了死了喔喔嗯嗯嗯嗯嗯」姿吟两眼一翻,从下体喷出金黄铯的尿液,然後随即失去意识。看见自己平时温柔贤淑的妻子被别的男人干到休克还尿失禁,让我忍不住射出精来。

    即使姿吟已经失去意识,叔叔还是没有停止抽锸的动作。只见他抱着双眼翻白、全身痉挛的姿吟,像打桩机一样把自己的r棒不断钉进姿吟的荫道深处。s精过後的我脑中已经没有x欲的盘据,此时看见姿吟被叔叔折磨得不成丨人样,心中只有难过与不舍但是基於好奇与对姿吟的关心,我还是痛苦地让影片继续播下去。

    过了三分钟左右,叔叔终於忍不住了,虎吼一声将自己成千上亿的精子全数射进姿吟的芓宫里,j液喷射到芓宫壁上那强烈的力道让姿吟苏醒了过来。

    「嗯啊大大哥」姿吟两眼无神,还无法理解目前的状况,只觉得芓宫里有种异常的灼热与充实感。

    「小母狗,你终於醒啦我正s精到你的芓宫里呢」叔叔的屁股一抖一抖的,看来s精还没有结束。

    「啊好多不要我女儿在里面」身为母亲的本能让姿吟直觉地想到自己芓宫内的女儿,受到如此大量j液的侵袭,不知会有什么不良的影响

    「嘿嘿,你这么滛荡,你女儿一定也和你一样喜欢j液。说不定受了我的j液滋润,她以後没有j液就活不下去呢」叔叔竟然连我那未出生的女儿也凌辱了不过想一想,那并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其实是阿威的,所以我也就不太在意。

    「啊不行不能让我的女儿也变得那么滛荡」姿吟想要反抗,无奈早已全身无力,只能躺在叔叔身下绝望地等待s精结束。半分钟後,叔叔终於射完所有的j液。他的荫茎一抽出,大量的孚仭桨咨禾迓砩洗幼艘鞯囊竦览锪餍钩隼矗胍丫荒蛞航奈椅蘖模葬岵凰瞪常14翁住br >yuedutextc;

    g情过後,叔叔恢复原本温和的面孔。他温柔地把姿吟抱进浴室,两个人洗了一个舒服的鸳鸯浴,之後又勤快地帮姿吟把椅套换掉难怪我刚进家门时有种不对劲的感觉,原来是椅套换了。事後整理告一段落,两个人就亲密地互搂着坐在我无聊以後不说沙-发上看电视。

    「小吟,以後我回台北的时候,你就当我老婆好不好」叔叔靠在姿吟耳旁轻轻地说着。什么他不但j污了我的妻子,竟然还提出这种过份的要求

    「大哥讨厌啦,人家给你干了还不够,现在还要我背叛阿文来当你的老婆」姿吟红着脸说,但是却看不出来有任何拒绝的意思。

    「哎呀,你平常还是阿文的老婆嘛。你只要在我偶而回来的那几天,作我的老婆兼x奴隶就好了。我会每天让你享受阿文无法给你的快感。」叔叔的手又开始不规矩地在姿吟胸部附近游移。

    「好吧,但是你不能跟阿文说喔」姿吟轻轻点了头。天啊,这样我的妻子以後不就等於同时有三个老公

    「当然啦。不过说不定阿文反而喜欢你服伺别的男人呢我听说有些男人喜欢看自己的老婆或女友被别的男人玩弄,阿文说不定就是这种人。」听到叔叔这样说,我吓出一声冷汗。而且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彷佛是盯着镜头看的是我的错觉吗

    「讨厌,阿文才不会这样呢嗯啧」姿吟还没说完,叔叔的嘴就主动凑上去,於是两个人又吻在一块儿。

    「老婆,中午我带你去我常去的法国餐厅,让你吃好料的。」十一点多,叔叔提议两个人出去吃饭。

    「真的啊老公你真好。」姿吟亲密地抱着叔叔,两人之间竟然已经以夫妻互称了。之後姿吟稍作打扮,就随叔叔外出用餐。我将之後的影片快转,但是影片中再也没有人踏进家门,直到晚上六点多我自己的身影出现在镜头里。也就是说,中午姿吟跟叔叔出去之後,就在也没有回来了当我正在犹豫要不要打电话给叔叔或姿吟时,家里的电话响了。我三步并做两步跑去把电话接起,电话的那一端传来姿吟的声音。

    「喂老公吗」「姿吟,你到哪儿去了怎么现在还不回来」我焦急的问着。

    「对不起中午大哥带我出来吃饭,然後在路上刚好遇到我小学同学,所以我就顺道到她们家作客,然後不小心忘了时间就一待待到现在所以我来不及回家帮你做晚餐就麻烦你自己在外面解决了」姿吟说话的声音有些怪怪的,像是在刻意压抑自己的情绪。

    「那大哥呢」「大哥他也跟我一起来了现在在我旁边」这未免太奇怪了,哪有人到许久不见的老同学家作客,会把自己老公的叔叔带去的在加上姿吟异常压抑且断断续续的声音,让我心里已经有了谱。要说有什么情境最能让我感到兴奋,那就非“自己的老婆在和自己讲电话时被别的男人干”莫属了s精没多久的老二马上又硬了起来,但我仍强作镇定地问道:「能让大哥听一下电话吗」「阿文啊不好意思,让你要一个人解决晚餐。」电话传到叔叔的手上。他的声音听起来也有点不一样,像是一边跑步一边讲话的感觉。至於他正在做什么,相信不用我说大家也都知道了。

    「大哥我才要谢谢你呢,还让你破费请姿吟吃饭。」何止吃饭,你连姿吟的下面都喂饱了。

    「不用客气,平常我回台北时你们那么照顾我,现在有机会我当然要好好回报一下。」「姿吟现在怀孕不太方便,在外面还请大哥多多照顾她。」我意有所指地说。

    「那是当然,对於孕妇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照顾”。」叔叔也故意在“照顾”两字上加强语气。

    「好吧,那就这样喽。请大哥帮我提醒姿吟,要她早一点回来。」「ok,她满足後我们马上就会回去了。」叔叔,你这句话讲得真是太故意了挂掉电话的前一瞬间,我听到电话中传来姿吟的尖叫声。那是她只有在被干到高嘲,s精到芓宫时才会发出的声音对於姿吟被叔叔带出门玩弄这件事,我并没有任何悔恨,要说真的有什么感到後悔的地方,大概就是没办法把过程拍下来日後好好欣赏吧

    叔叔在我家总共停留了一个礼拜。这段期间每天一到半夜,原本睡在我旁边的姿吟就会偷偷爬下床,跑到隔壁书房去尽她“妻子兼x奴隶”应尽的义务。而我只能听着从隔壁隐约传来的呻吟声,一边幻想妻子滛荡的姿态一边打手枪

〖短篇〗滛荡的妻子,变态的丈夫第2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976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