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你是我看不见的璃光 > 你是我看不见的璃光第2部分阅读

你是我看不见的璃光 你是我看不见的璃光第2部分阅读


    女笑容顿时僵了下来:“你说什么。。。”

    安景轩笑笑:“哎呀呀,看看这磨牙声,可别这样,磨牙 不是个好习惯。”

    “安少爷,我想你还不知道一件事。”白璃光深呼吸,露出招牌微笑:“您昨晚睡觉的时候,一不小心口水湿了枕头,一不小心喃喃自语,一不小心一直嚷着要吃炸猪排。。。”

    安少爷顿时黑了脸,也磨起了牙:“你说什么。。。”

    白璃光笑,坏坏的笑:“哎呀,难道你还不明白吗要不我来说说详情。就是昨晚,夜黑风高,我睡得正香,安少爷你突然。。。”

    “停”安景轩大吼一声,黑着脸看她。

    白璃光无辜的眨眨眼。安景轩叹一口气:“得得得,我忘了得了吧。昨天有什么事发生吗”

    白璃光满足的笑笑。

    少女一袭傣族衣裙,略带淡妆,发鬓间一朵桃花点缀得若仙子。

    少女起身,朝他莞尔一笑:“你好,再见。”

    少年看呆了眼,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半晌,对着早已消失的背影说了一句:“哦。。。哦。”

    是夜,纵使是夏夜可天气却仍旧是闷闷的。

    白璃光搬了个凳子坐在门边吹着凉爽的夏风,微微阖上眼准备小睡一觉,可耳边却传来那熟悉的旋律。

    ters,她最爱的钢琴曲,凌澈花尽心思学会的唯一一首钢琴曲。

    月光悄然弥散,月色如水。月光似孩子般调皮,俏俏泼洒在白璃光身上。

    少女穿着白色睡裙,齐肩长发披散。

    白璃光睁开眼,朝二楼望去。

    窗户是打开的。投过白色轻纱可微微看见少年的身影及温柔跳动的手指。

    白璃光心念一动,抬起脚向二楼移去。走得越近,那悦耳的乐曲越动人。月光投过轻纱洒进房间里,安景轩一身白黑色西装坐在椅子上。手指灵巧的随着月光跳跃。

    一曲奏完,白璃光微笑着鼓掌。

    少年有些惊奇的把目光转向她,看着那笑容,竟出奇的好看。

    “你为什么会有西装”白璃光有些破坏气氛的问。

    安景轩走过来:“有你这样破坏气氛的吗”

    少年伸出指如葱根的手,牵着她走过去。

    “知道这是什么曲子吗”

    白璃光撇撇嘴;“钢琴曲呗。”

    安景轩汗颜,正色问道:“没和你开玩笑。”

    白璃光摊摊手:“ters,没说错吧。”

    安景轩微微一笑,拉她在椅子上坐下。把她的手放在钢琴上,带着她弹了起来:“没错。”

    白璃光却想收回来:“喂,我。。。我不会了。”所以不想侮辱着钢琴,不想侮辱这月光,不想。。侮辱了你。

    yuedutextc;

    “没关系,慢慢来。”少年带头弹了起来。

    白璃光妥协地点点头。

    这天,一辈子印在她心中。

    月光如水,少年如光。

    第十章 你好,我叫白璃希

    这日子过得很快,七天,短短七天,仿佛一转眼就过去了。

    白璃光坐在车的最后一排,看着前面少年恬静的脸。或许,从今开始,各过各的,漠不相关。

    回到学校。公告板就公布了出发前月考的成绩,令人震惊的是。白璃光,那个看起来平平凡凡毫不起眼的少女,竟反超安景轩和白璃希,占据了第一名,顺利进入班。

    进入班那天,白璃光却有些失望。她只能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进入班,凌澈,安子薰,还有。。。都没能考上。

    班位于学院的第二教学楼。在学院最深处,与凌澈安子薰考上的b班临近,也正是这点,才让白璃光微微放心。

    想着,一个温润如玉的少年竟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白璃光赫然止住脚步。

    那少年站在她面前,挡住了她的路脸上却没有一丝歉意。

    白璃光有些气恼的抬头。少年的眸子温柔如水望着她:“你好,我叫白璃希。”

    白璃光对这突如其来的自我介绍并不在意,淡淡回了一句:“哦,我叫白璃光。”

    说完,绕开他继续走。

    少年微微一愣,突然笑了笑。随白璃光走去。

    “你也是班吧我也是。”

    “恩。”

    “我们的名字很像哦。”

    “恩。”

    。。。。。。

    一路下来,白璃希跟她说的话很多,可她却一直恩恩恩。

    白璃希觉得没趣,讪讪地吐吐舌头。

    白璃光看他那样不由笑了笑,突觉他很可爱。细细斟酌下来,才发现他们的名字竟只有一字之差。或许是缘分,白璃光并没有觉得奇怪。

    到达班后。老师只是草草吩咐几句,便让他们回家休息。

    白璃光松一口气,坐了这么久的车还要赶来班确实很累。她走在路上伸了个懒腰。

    “您好,请问你是白小姐吗”

    白璃光点点头。扫视一眼眼前突然冒出来的人。

    一个入了年纪的老人,一身黑西装。身后跟着几个黑衣人,似乎是什么大户人家的管家。

    “我们来接您回家。”

    yuedutextc;

    仅仅一句话,让白璃光顿时感觉一股怒气油然而生。

    “家我何时来的家,开玩笑得有个限度。看你年龄不小了,不会这点事理都不懂吧”

    那管家并没有在乎她的出言不逊:“您跟我们走吧,不然别怪我。”

    白璃光忍住怒气:“好啊,我跟你们走看看我所谓的家到底是哪儿。”

    拖着劳累的身子跟着他们上车的白璃光,来到了一个她一辈子也没来过的地方。

    一个偌大的别墅,装修那么豪华。一切的一切她都没见过,甚至闻所未闻。

    这里的所有,仿佛在嘲笑着她以前那可笑的生活。

    她想,这么有钱的家庭,怎么可能和她有关系呢

    下车之后,管家告诉她,让她直走,会有人在那儿接她。

    她呆呆地走在这里。花园、泳池,这里似乎应有尽有啊。明明是那么热的天气,这里却感觉很凉爽,有一阵阵凉风从地底吹来。

    她走了很久,绕过一个有一个花园,走了一条有一条石子路。终于,看到了不远处一个少年的身影。

    她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可见到少年却又突然停住。

    那个少年,那个可爱名叫白璃希的少年,正在等着她,一脸的不可思议和不敢相信。眼底的厌恶,失望凑成的情绪她也看不懂。

    她停在他面前,看他多变的情绪。半晌,少年强颜欢笑地伸出手,那眸子却不似之前那么温柔,充满了抵触,就似乎她是一个怪物,是一个肮脏的人。

    他说:“你好,我叫白璃希。”

    你好,我叫白璃希。他之前说过的话。之前的声音,那么温柔。可现在,那种抵触的情绪谁都听得出来,那种讨厌不愿意接受的脸色谁都看得出来。

    第十一章 我曾无数次幻想过这个画面

    白璃光扯扯嘴角,可却觉得全身都顿时不能动弹,连手都伸不出去。

    白璃希并不觉得尴尬,只是把手收回来,淡淡看了她一眼:“走吧。爷爷要见你。”

    白璃光点点头,默默地跟在少年后面走入了那栋别墅。

    进门,一个白发苍苍却精神涣散的老人带着略微慈爱的眼神看着她。旁边站着的中年人呵,让她竟不自觉地想逃避,想后退,她的爸爸妈妈,当初抛弃她的爸爸妈妈。

    白老眼睛中闪着泪花,可在白璃光看来,那泪花,不过是装出来的,想让她知道白家有多渴望她回来罢了。“好孩子你叫什么”

    白璃光抬头看那老人一眼,眼中竟没有一丝情绪波动:“白璃光。”

    老人欣慰地点点头,招手唤她过去。白璃光却害怕地往后退退,脸色霎时间苍白下来:“我曾无数次幻想过这个画面,却不曾想过会是这样。”她再也平静不下来,转身便跑。

    她实在难以接受。她消失这么多年的家人突然出现,这突然的出现是那么嘲讽,嘲讽着她过去的一切生活。那个可爱的少年竟是她的哥哥,这让她怎么接受,怎么接受得了。

    她跑啊跑啊,忽略了路人那奇异的眼光,忽略了一切。她只想跑到凌澈面前,凌澈会告诉她怎么办,凌澈会告诉她该怎么接受这样的事实。

    终于她到了他们租的那间小屋子。她颤抖着身躯,忐忑地打电话给凌澈。

    “喂”少年温柔如水的声音像安神剂一样安定着她的心。

    她的声音带着重重的哭腔:“你快下来,我在楼下。。。”

    “嘟嘟嘟。。”

    yuedutextc;

    少年似乎马上挂断电话。白璃光听着从楼梯上传来的急促的响声,当看到凌澈着急的面孔,眼泪不可抑制地流了下来。

    凌澈着急地看着她,慌乱地替她抹着眼泪:“怎么了”

    白璃光不断抽泣:“我。。。我爸妈。。。来找我了。。”

    凌澈笑:“那不是挺好的吗”

    白璃光猛摇头:“。。可,那是白家啊。。。白家,白。。白璃希是我哥,你。。。你让我怎么接受。”

    白家凌澈愣了愣:“和安家并列的白家”

    白璃光点点头。看凌澈呆愣的表情,是啊白家。那个原本里她那么远那么不可奢望的白家,现在告诉她,她竟是白家的小姐,让她怎么接受。那个当初那么狠心抛弃她的爸爸妈妈,为什么现在才找她,为什么现在才知道把她接回去,为什么为什么。。

    凌澈拥有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成熟:“阿璃,你应该回去。”

    白璃光愣了,看向他:“为什么”

    凌澈说:“那是白家。你不必过这么清苦的生活。那是白家,就算再怎么样,那里终究有你的父母,有你的亲人,为了他们你也该回去而且,那是白家,不可能做出错误的决定。”

    白璃光抽噎着揉揉眼睛。是啊,那是她的家人她的父母,那是白家。他们是认定了自己是白家人才会来接自己回去。她之前有多渴望家,现在不是如愿以偿了吗

    她乖巧地点点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抬头泪眼汪汪,可怜兮兮的看着凌澈。

    “知道了,今晚不去那儿。”凌澈好笑地笑了笑,习惯性地摸摸她的头。

    白璃光一掌拍下那只手,瞪他一眼,当她还小么

    凌澈站在原地,愣住了。

    白璃光自顾自地拉着凌澈向楼上走,却没发现少年眼中浮现起的那一丝凄凉。

    第十二章 她赶走了谁

    翌日,白璃光盯着双水肿眼出发去白家。

    她想了整整一晚,她该回去。为了那久违的家人,为了她自己。

    到了那栋别墅,她竟没有出现任何意外,没有任何人出现拦住她。

    白璃光凭借记忆走向最深处。推开那沉重的大门,仿佛推开了自己的心门。毫无意外,一家人,整整齐齐的站在客厅里等着她。仿佛早就知道她回来。

    白璃希鄙夷一笑:“呵。这白家果真没有人能抵住它的诱惑。”

    白璃光抬头看他看那毫不避讳的鄙夷眼光:“不管这是否是白家,这里有我的家人莫非,才不过一日,你便知我是薄情寡义的人”

    白璃希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那昨天哭哭啼啼跑走,在他眼中十分懦弱的少女竟这般伶牙俐齿。

    白老见孙子吃亏,这才开口:“璃光,可是想好了”

    白璃光慎重地点点头:“我说过这里是我的家人。”

    白老欣慰的笑笑:“来喊声爸妈。”

    白璃光闻言全身僵住,目光转向一旁微微红了眼光的夫妇,自嘲一笑,确是叫不出那声爸妈。

    白老知道她心中所想,也不介意:“喊声哥吧,我想你们已经认识了。”

    白璃光看着白璃希那不自然的表情僵硬的开口喊了声哥。白璃希却冷着脸,从她身边走过,似若有若无地撞了一下她的肩膀,让她不禁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再看向那少年却只剩清瘦的背影,与一句让白璃光无论如何也想不透的话:“你赶走了她才换来如今这个地位,这声哥我万万承担不起。”

    yuedutextc;

    她赶走了谁恐怕这个答案,若她不问白家会隐瞒一辈子。又是谁让白璃希这般喜爱,不惜与她为敌,与她冷眼相对,即使他们是亲兄妹。

    白老亲切地走上来,想牵起白璃光的手,白璃光却不自觉地后退一步。白老尴尬地笑笑,看了眼白璃希身后那极小的行李箱:“就这么点东西”

    白璃光阖眼,淡淡笑了笑道:“对啊,就那么点东西。对于您来说。。。少得可怜吧。”

    白老看着白璃光眼中的讽刺,摇摇头:“璃光。。何必。。”

    “何必什么,爷爷,有什么话待我住下来。来日方长,咱们慢慢说。”说罢,白璃光让管家带她去房间。这整个过程,始终没看一眼白父白母。

    翌日,白璃光早起,早餐也没吃便准备去学校。却在走廊处看见正在等她的白璃希。

    那少年眼中满是抵触,淡淡看了她一眼:“爷爷让我跟你一起。”

    白璃光应了一声恩,便跟在她后面。

    白家离学校还是有些距离,这时间足够人小睡一会儿。到达学校,人烟稀少,或许是因为还是清晨的原因。

    白璃希下车便径直朝班走去,脚步有些匆忙。

    白璃光连忙跟上去,看了一眼手表,果然快迟了。班一向是优班,既是优班定与其他班不同。班的学生必须比平常学生早到半小时自行复习,便是新生也不例外。

    上了学楼到达教室已经有很多人坐在座位上翻着书看着。与白璃希一起出现的白璃光引起了议论,最多的是嫉妒。白璃光无奈地看着那群不怀好意地看着她的女生,连忙避开白了向座位走去。

    白璃希却紧随其后,坐在了她的后面,白璃光惊异的看了他一眼,他却懒懒地戴上耳机趴在桌子上:“别误会。爷爷安排的。”

    白璃光没说什么,自然地无视那些嫉妒地眼神,翻出书看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喊声。

    白璃光一抬头见安景轩正站在门口,朝她招手。

    白璃光站起来,向她走去又引起更大的纷争。

    她随安景轩走到走廊深处,安景轩才笑道:“好久不见还没变啊。”

    白璃光还他一记白眼:“才多久啊,没想到你倒还想着我。”

    安景轩眼神略带宠溺,摸摸她的头:“你啊。。。”

    白璃光意外地没讨厌她的触摸:“快滚去上课吧你”

    那少年一笑,然后转身走开。白璃光看着他的背影,那侧脸竟那般温柔。自从上次月色中的钢琴,他们似乎亲近了不少。

    突然,少年止住脚步,转身冲她大喊:“放学来我们班。”

    白璃光一愣,随即朝他一笑点点头,少年这才安心离开。

    第十三章 我告诉你从今开始我再哭我就是混蛋

    时间其实过得很快,白璃光一直满心期待着去b班。

    不一会儿,下课铃刚刚响,她便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书包,不顾全班诧异的眼光跑了出去。b班在班的楼下,她穿着带有一些跟的皮鞋,踩在楼梯上发出“咚咚咚”的声音。就象征着。。。她那急切的心情。

    她来到b班门口,见b班老师还没下课不禁小小失望一下。

    不知等了多久,安景轩才走出来朝她笑笑::“抱歉啊,这老师特讨厌老爱拖课。”说罢,不爽地撇撇嘴。白璃光浅笑着摇头,把他那幼稚的表情印在心里。

    “那。。走吧”安景轩牵起她的手忽地跑起来。

    yuedutextc;

    “喂。。喂。。”白璃光一时没反应过来,踉跄了几步便随着他跑,一路上脸上那灿烂的笑容从未消失。

    跑了几个小巷子,才来到一家饰品店,里面的东西很漂亮是白璃光从来没见过的。

    白璃光奇怪地看着他,“干嘛呢你”

    安景轩平静地走进去:“买东西啊不然你以为。”

    白璃光懵了,只是跟着一脸随意的安少爷走进去。安少爷脸色不变地挑起东西来,时不时在白璃光身上比划一下,弄的白璃光精神恍惚。

    “这。。。”白璃光探头,“买给哪家姑娘的”

    安景轩看她一眼舔舔嘴唇:“你猜呀。”

    “。。。。。。”

    沉默许久,白洛璃才迷迷糊糊地被安景轩拉出那家店,他手里多出了一个漂亮的盒子,看包装盒的长度应该是项链什么的。安景轩拉着她走向yg街,却在一家酒店门口停下。

    白洛璃抬头看了看高达六十层的大楼,再全身从上到下扫视安景轩一回,突然大喊抱胸:“啊,安景轩你干嘛啊好好的”

    安景轩撇撇嘴:“阿璃啊,你也不看看你什么货色。”

    白璃光赏他一锤,装作生气自顾自的向酒店里走。服务员不知道为什么看了安景轩一眼,再看看白璃光,竟朝她说:“您是白璃光小姐吧。请上12搂20号房。”

    白璃光狐疑的看了看安景轩,安景轩立刻嘟起小嘴装可怜,还使劲点头表示服务员说的是对的。

    白璃光这才安心带着安景轩上路电梯。咳咳。。。虽然感觉,这有点想贵妇带着贵宾犬。

    上了12楼推开20号的门白璃光被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吓了一跳,一下抱住安景轩。安景轩则英雄地搂住璃光。

    安子薰拍着手,一脸笑意的看着他们:“真是光天化日之下,还真是不害臊”说罢,还矫情地挥挥小手绢。。。。等等,她挥的不是手绢而是一件红色大衣,于是乎,这件大衣理所应当的飞到白璃光头上。

    安子薰捂肚大笑:“礼成,入洞房。”

    于是“新娘”璃光不同意了,一把扯下“红盖头”,双手插腰大吼一句:“安子薰你丫不想活了是吧”

    只见“新郎”安景轩淡定地拿过自己娘子手里的盖头,往娘子头上一盖,把娘子小手一牵,j笑一声:“入洞房”

    玩闹一番,凌澈这才走出来,把一个礼物郑重地递到白璃光手,义正言辞:“唔,看你考的那么好哥哥决定给你买一个礼物。”白璃光满脸严肃的收下,安子薰又往她手里塞一个拍拍她的肩:“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白璃光笑喷,喷安子薰一脸口水仍坚持回复,行了个军礼:“报告首长,绝对的”

    说罢,看了看手里的礼物,看了看安景轩,示意他,他的呢

    安景轩会心一笑,把手伸向口袋。白璃光大叫:“别塞我手里。”安景轩伸出手虎摸:“不会放你手里。”

    说罢,拿出一个盒子,打开,然后给白璃光戴上。

    一条项链,上面印有ters的项链。

    白璃光看了半天,她最爱的钢琴曲。再看看房间号码,她的生日。白璃光嘴角勾起一抹温暖的弧度,眼框有些红红的,但愣是没眼泪掉下来。

    安景轩摸着下巴:“怎么不哭了”

    白璃光转头死死地瞪他,敢情她还真成爱哭鬼了

    于是,白璃光把礼物丢给安景轩:“我告诉你,从今开始我再哭我就是混蛋”

    第十四章 她对不起白璃敏

    初入十二月,寒风呼啸。白璃光不可避免地感了冒,自从一个月前在包间被安子薰。。彻底用水喷了全身,她回家就发了一次烧,到现在感冒还没好。

    yuedutextc;

    在白家的生活,过了一个星期,一直都是忐忐忑忑。不能大声说话,不能放声大笑,不能问一切有关她对不起的那个人的消息。在这个家庭里,她仿佛并不那么重要,宛若一颗沙粒一般弱小。随时随地会被狂风暴雨刮走,然后白家便会找来一颗与她一般的沙粒继续安然无恙地生活,像是什么都没发生。然而这样的生活,却让一向自由的她再也受不了。

    白璃光走下楼,看见白家人坐得很整齐,似乎在等待她。她慢条斯理地走过去,可脸上却掩不住慌乱的神情。

    白老见她过来率先开口:“阿璃,你是想问有关另一个人的事吧”

    白璃光点点头,看向了一旁的白璃希。他捏紧拳头,咬着唇。脸上的脸色并不好看,像是在忍着随时都会爆发的情绪。

    白老看了看白母白父以及白璃希的表情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开口:“阿敏。。白璃敏她,在这十六您来一直代替你生活在我们身边。她很好,多才多艺生得貌美,很讨人喜欢。阿希也只是习惯了白璃敏,所以才会这样对你,毕竟十六年不是一个短时间。”

    白璃光看着白洛希的身子猛地震了一下。她坐着低着头,沉思着。

    是她承认十六年并不短,足够白璃敏从幼小可爱的婴儿长为秀丽漂亮的高中生。可以白家的谨慎,她当初不慎走失本就是件大事,在三天不到的时间内对于一个毫不相识不知道来历的人送来的婴儿打着白家女儿的名号送上门来白家就这样轻易相信会不会有点太假了并不是她胡思乱想,这是事实。白老纵横商场那么多年,别人动一点歪心思他都看得出来,怎得到自家孙女走失这里偏生那么没眼力

    白璃光站起来向他们一一鞠躬:“对不起。”

    白璃希却突然爆发,把凳子踢开,拉着她的手臂大声喊着:“你还知道说对不起你为什么回来为什么你觉得你现在说这话有什么意思,有什么意义”

    白老和白父走上来拉开他们,可白老的表情却显得十分生气。直接上来就给了白璃希一巴掌:“你问阿璃为什么回来白璃希我告诉你,白璃光才是你的亲生妹妹你好好想想你这么对她公平吗她自己孤苦伶仃地长大,没感受到一点亲情的爱,她哪里对不起你了”

    是,白老的话句句说到白璃光心里。她是这么想的。她什么都不知道却要受这样的罪,她没得到白家一点的好处,没得到白家一点的疼爱从小自己学会长大,她哪里对不起白家对不起白璃希

    白璃希是个明事理的人,白老的话刚刚说完他就发现自己的冲动。白璃光确实没有对不起他,他就是生气就是忍不住。性子倔的他还是忍不住低声呢喃:“她对不起白璃敏。”

    白老却气得胡子都被吹了起来,拿着拐杖指着他直喊:“好啊好啊你这么喜欢白璃敏,你要是能在门外给我跪上三天三夜我就许她回来。你给我滚”

    白璃光默默看着这一切什么都没说。她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给白璃希求情,因为白老在给自己最爱的孙子一个台阶。这个惩罚刚刚好不轻不重,给了白璃希一个挽回白璃敏的机会。白老这一记用的很好,即让白璃光舒了心,又能让人见人爱的白璃敏回到白家。这一记用的十分之好,十分之妙。

    第十五章 你就当这是施舍

    这次比往常严重,白璃希足足跪了一天一夜也没见白老皱一下眉。

    破了往常的规矩。以前无论犯什么大错,白璃希从不会被罚的这般严重。就算有,过不了便多久白老眉一皱,便会原谅白璃希。

    这次不同,外面下着大雨。雨点毫不留情地泼洒在他的身上,倔强的少年一人跪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在整个吃饭过程中,白璃光不断看向窗外,眼中带着怜惜。其实她想白璃希并不坏,不过是心疼白璃敏而导致忘了她。他们一起生活那么久,感情那么深。突然插入的她,导致白璃敏被迫离开的她一定不讨白璃希欢心。

    白璃光本想着最多,最多到晚上睡觉时白老就该把白璃希叫进来了。可老人家偏生也倔强得很,眼中心疼毫不掩饰,脸上却假装风轻云淡什么都不在乎。

    晚上睡觉时白老还依依不舍目光中带着不忍地看了看白璃希,再看向她时目光却突然坚定起来,走向房间再也没出来。

    她实在不忍,竟撑着伞忍不住走出去劝她。她话还没,少年已冷冷撇她一眼:“出来干嘛您这小姐身子骨可得好好养着。”语气很是讽刺,像一把利刃刺进白璃光心里。

    少年颤抖着身躯硬是不吭一声,连说话的声音都略带沙哑。

    白璃光看他一眼,眼神带着些受伤。手中却是把伞一丢,一句话没说跪了下去。

    白璃希惊讶得瞪大了眼。白璃光转头看他,雨水打湿了衣裳,模糊了视线。她隐约中只看见,那个少年瞪大了眼,不肯置信地看着她。她觉着好笑,突然笑出生。

    “其实吧,我并不在意你所对我说的包括做的一切。我已经知道白璃敏是谁,知道你对她感情有多深。为了她你可以不顾亲生妹妹,为了她你不惜与我作对,为了她你一度伤害别人。白璃希我知道你的。我来白家不久,存在很卑微,你不必可以针对我。你也该仔细想想若白老真如你想象中那么在乎我,会容忍一个与自己没血缘关系的人在白家衣食无忧地享受十六年不管怎么样,白璃敏回来也好,至少我可以少受一些你的针对。你是我哥,我亲哥。你也不必说我小姐身子,我小时候所受的苦你和白璃敏都不能理解也不可能感同身受。所以,现在陪你你就当这是一种施舍。”

    白璃希听着表情变换莫测,他才发现他对白璃光有多不公平。才发现,亲生妹妹这个词从白璃光口中说出有多刺耳。

    两人沉默着,跪了两天两夜白老才让他们进来。白老确实心软了,两个孩子这样跪着,身上湿透了, 这雨又下得无情,连下两天。他们硬是这样撑着,不肯倒下,着实让人心疼。

    白璃光才刚被扶进来,一句话没说便先晕倒了。

    淋了三天三夜的雨两人都发了高烧,足足烧了两天。这下来一个星期的课程便彻底耽误了。

    yuedutextc;

    周末休息了两天,病情有所好转才去上学。

    两人关系也因此缓和不少,至少白璃希恢复了她眼中可爱的少年模样,不再针对讽刺她,会微笑会关心。

    耽误一个星期的课程,白璃希倒是在周末抽出时间来她房间帮她补习了一下。白璃光倒是不笨,不然也不能超了他和安景轩进入班,加上有了大学神的帮忙课程倒也算是勉强跟上了。

    日子也一天天过去,白璃希对于白璃敏的事暂且算是放下了。这件事就像是随风淡去。

    第十六章 你好啊,我是被你赶走的人

    对于白璃敏,白家都默契的把这当做一个禁忌,谁也不提。

    这么名字似乎从来没出现过,像是以前的事都从没发生。可是毕竟是似乎,毕竟是像,这个名字注定是白璃希和白璃光之间的隔阂。

    日子该怎么过怎么过。对于白璃希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白璃光已经很满意。他们兄妹的身份已经公开,所以除了接受爱慕安景轩的人的异样目光,终于可以避开爱慕白璃希的人。

    这样的日子过得很安逸,没有人打扰她,没有人挤兑来,像是回到了和凌澈住的时候,安心平淡的生活。

    在班过得也很顺利,不像刚到受尽了异样的眼光。现在女生见到她保准和颜悦色,然后恭敬的问:“吃饭了么要不要一起,你哥呢”然后她同意恭敬挂着招牌微笑:“吃过了谢谢,他在打篮球。”然后主动点的女生把饭盒塞到她手上,哒哒哒地跑去篮球场。

    这些已经司空见惯,通常那些装满猪排的饭盒她是和安景轩一起解决的。一边看着安景轩吃的那么开心,一边还想着那些女生还真是想双赢,大不了一边不行另一边再试试。俗话说,要得到男人的心就得先拴住他的胃嘛。

    安大少爷自然不知道这些,只是开心的吃,自己想象他家阿璃是多爱他才会这样,然后又感慨着阿璃的厨艺怎么退步了。

    然后对于他们两人的关系,已经进了一步现在处于蓝颜红颜。白璃光倒是认为世界上真有纯洁的男女友谊,可是安大少爷认为日久生情啊,当蓝颜当久了说不定会喜欢上对方。本来想反驳白璃光的话,被她一句你会日久生情喜欢上我给噎了回去。

    白璃光和白璃希的关系可谓与日俱增,一起回家是难免的。

    白老在特殊的日子为了让他们早回家会派车去接。

    而今天,白璃光实在不知道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各家和白老交好的人的生日也都想了纷纷不是,不禁有些好奇。

    回到家,两人加快了脚步,绕过一道道小道只差跑过去。

    白璃光倒还可以,可是白璃希却是两眼发光,对于这样的场景她也想到了会是什么事。

    走到大厅,白璃希直接跑了过去,而白璃光却慢慢停住了脚步。

    那个耀眼的少女,那个让白璃希可以如此无情的少女,此刻笑盈盈的站在白父白母身边,笑着。

    自白璃光来到白家后,白父白母从未发出过如此暖心的笑容,这回当初刺了她的眼。

    那个少女,一袭白色长裙,披散着长发,眸若星辰。

    那个少女此时走过来,一步一步,像是踩在她的内心。

    她笑着开口,用只有她听得到的声音说:“你好啊,我是被你赶走的人。”

    白璃光扯扯嘴角,笑不出来说不出话,像是第一次见到白璃希一样。

    现在这样算什么,可是白璃敏会出现在这里全权是因为她选择了帮白璃希,后悔又怎么样来不及了,一切都是她犯贱。

    见到白璃敏的那一刻,她才知道,不应该让她回来,这个少女对她充满着敌意。

    白老走过来,亲昵的拉着她的手:“阿璃,你看如你所愿。”语气中却带着些许不满与讽刺。

    白璃光笑:“爷爷,不用你提醒,我自己做的事后悔也来不及了。”

    yuedutextc;

    然后拉着白璃敏走向白璃希以及白父白母,“哥,哦不白璃希,白父白母。白璃敏如你们愿回来了,想必我也没她重要没什么用,会碍你们的眼。所以今后你们一定要与她好好地相处,务必躲开我,我会尽责避开你们的。”

    白母张张嘴却说不出什么来,眼中满是苦涩,白父也只是苦笑一笑。白璃希心中却有些许不忍,他和白璃光毕竟是有血缘关系的,之前怎么能那样无情,现在想来也是后悔万分。可也如白璃光所言,自己做的事后悔也来不及了,挽回白璃光也不会接受。

    而白璃敏的回归,对白璃光又是一个打击,虽然已经经过她的同意,可是白璃敏与父母的亲昵和她与父母的冷淡漠然完全不同,这完全会刺痛她的心。那明明是自己亲生父母,却可以和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甚至不知道来历的人笑的如此暖心,却从未对她展开笑颜。

你是我看不见的璃光第2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976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